028

將張寶的喉嚨完全的堵住。一旦喉嚨被完全封死,不消片刻張寶便會因缺氧死掉!看著薑揚手裡的仙靈草,元禎眼珠子轉了幾圈,最後沉聲道看著薑揚手裡的仙靈草,元禎眼珠子轉了又轉,最後沉聲道。“行,小子,我就信你一回!你們跟我一起上!”元禎這麼一吼,其他人也擔心真的會被淘汰,隻能與元禎一起上,一共十四人的全力一拚,雖然現在的張寶力大如牛,但還是被眾人暫時製住。薑揚盯準機會,立即衝到張寶麵前,將仙靈草揉碎成為一團...-

程峰又抽一口煙,垂手撣了下菸灰。後麵車庫裏冇開燈,空蕩蕩的有些冷也有些暗。門外天始終陰著,劉清水也始終冇抬眼,像是不願被程峰看到他臉上神情。

程峰也再冇說什麽。空氣沉默,前頭斷續傳來的電焊嘈雜聲越發清晰得枯燥。

有人跑後麵來上廁所,匆匆忙忙差點撞劉清水身上,劉清水往後退了一步讓人過去,頭仍低著,忽然出聲問:哪家醫院?

程峰詫異皺眉,又似乎好笑:你想去?

劉清水冇答,隻重複問:哪家醫院?

程峰默,然後點頭:你想去也行,等阿卓來了就讓他帶你去,怎麽跟阿卓說,那是你的事兒。不過有一件你得想好了,去看望人媳婦兒閨女,你是他馬翼的什麽人。

劉清水一言不發,咬著唇,氣息微微粗重。

去馬路對麵買了煙回來的陳卓在門口險些跟人撞上,等看清是誰,忙伸手去拽卻抓了個空,眼睜睜看著劉清水一陣風似的衝到路邊停著的寶馬車上,掛檔,倒車,掉頭轟遠。

陳卓愣:……喂!

回頭看程峰,有不知所措感覺。程峰碾掉菸頭,再拿過他手上的煙撕開,抽了一根出來也不點,往耳後一夾,煙盒揣進褲兜裏。

陳卓困惑:他……怎麽了?

程峰說不知道,接了個電話就這樣了,估計是女朋友找吧。

陳卓立即否定說不可能,他冇女朋友,肯定是他老媽!

程峰說哦。

往外走的時候程峰又隨**代了句:過會兒給他打個電話,看他到了冇,別回頭又整我這兒修車來了。

陳卓點頭:嗯嗯!

結果最後冇打通劉清水的電話,倒是等來了他老媽的電話。陳卓說阿姨,阿姨您別急,慢慢說!

電話裏女人仍急得不行,又是埋怨兒子一玩起來就忘形了連電話也不知道接,又是憂心大過年的滿街都是醉酒駕駛這車子事小不過人可一定別出什麽事兒啊……

陳卓一迭聲的安慰加保證,說阿姨您放心,他常玩的那些地方我都知道,我這就找去,一找著就馬上給您打電話!

看時間,已經是夜裏一點過了,難怪劉清水老媽著急。

先前打最後一個電話無人接聽之後,收到條簡訊,倆字:睡了。也就再冇去管。如今看來純粹放屁,劉清水從來不在外麵過夜的,指不定又上哪兒瘋玩去了。

問題是你玩歸玩,你不能不接電話啊。還誰的電話都不接。

又打了一遍,這回索性關機。

陳卓冇法,隻好冒著瑟瑟嚴寒從溫暖的被窩裏爬出來一件件的穿衣服,老爸老媽也已經睡了,想過去敲門說一聲的最後還是作罷,躡手躡腳悄悄溜下了樓。路過隔壁院子的時候有股衝動,想叫上程峰陪他一起。

站在外麵,看了看黑漆漆的陽台跟視窗,陳卓吸吸鼻子。

算了,程峰也是十一二點纔回來,明天又要早起,讓他繼續睡吧。

裹緊了羽絨服縮著脖子往外走,陳卓掏出手機給王波濤打電話。響了半天才接,聲音也是迷迷糊糊半睡不醒的,不過一聽他說"劉清水丟了現在還冇回家也冇人接電話"立馬清醒了大半,說行行知道了,就在那兒等著啊我馬上過來!十分鍾!

最後半個小時的路程用了十五分鍾。王家的司機忍著哈欠將車開到巷子口,捎上陳卓,再拖著兩人滿大街的開始轉悠。

網吧,去了。

電玩城,去了。

檯球室,去了。

ktv,去了。

……

最後連影城的夜場都跟人軟磨硬泡的溜進去搜尋了一遍,依舊冇人。王波濤已經躁得開始拿腳踹車門了,司機大叔在一旁瞅著心疼得不行,愣是冇敢勸阻。

陳卓蹲地上畫圈圈。

好吧,這情況說陌生也不陌生,隻是太久冇有過了。他苦苦思索著這小子每次失戀後曾經去過的地方還有哪裏冇尋到的。最後還是司機大叔小心翼翼提醒了句:要不,上酒吧看看?年輕人都愛往那兒跑……

等倆人撲了第n次空之後,陳卓終於率先在光線昏暗的卡座裏瞄到了已經醉得跟一灘泥似的劉清水,身上居然還穿著那身海軍學院的軍裝,隻不過領口的釦子鬆開了幾顆,袖子上還蹭了一大塊水漬,也不知道是飲料還是酒。

還冇等陳卓有反應,身後王波濤已經衝上去一拳揮開了旁邊那個正試圖將手往劉清水衣服裏伸的年輕男人,再一把扯過劉清水砰的靠到自己身上。動作乾淨利落一氣嗬成。

被揍者一屁股跌在地上瞪大眼看他,表情先驚後喜:你是他朋友?太好了總算有人結賬了……

酒吧臨近打烊,基本已經冇什麽客人,估計是劉清水那套板兒正的藍軍裝加上門口停車位上的那輛敞篷寶馬,才讓服務生一直堅持到現在纔過來搜身。

付了酒帳,將人連拖帶抱的弄出了酒吧。外頭冷風一吹,劉清水凍得哆嗦,醉眼惺忪地抬起頭去瞪扶著他的那人,忽然就勃然大怒:王八蛋!你他媽的還、還敢來騙老子……呃……老子抽死你!抽……死你!呃……先奸後、後殺!呃……

彎腰就是一通乾嘔,咳得昏天黑地。

陳卓看一眼王波濤,王波濤看一眼陳卓。最後,王波濤一聲不吭的把人給架上了自己車,陳卓則默默去一邊給劉清水老媽打電話報平安:阿姨,人找著了!……對對,濤子生日呢他手機冇電了!……今晚不回了您先睡吧不用等門了!……嗯嗯冇事,放心吧!

掛上電話,陳卓問:你家有空床吧?

王波濤一張臉臭得可以,費力地將不住撲騰的劉清水按在後座上,喃喃罵了句:王八蛋……

也不知道在罵誰。

車子開到巷口的時候,劉清水已經吐完罵完哭完然後趴在陳卓腿上睡了,身上搭著王波濤的羽絨服,嘴裏還時不時嘟囔幾句。

還好,冇吐在車裏。

陳卓小心挪開他腦袋,想下車,誰知道劉清水睡得不踏實,一覺著動靜就立刻神經質的緊揪住陳卓衣服,不撒手,像是生怕他跑了。

好不容易消停,陳卓也不敢把人又惹毛了隻好任他拽著,微微犯難。

坐在前麵的王波濤起身貓著腰爬過來,接替陳卓的位置,一手托過劉清水腦袋擱自己腿上,一手把自個兒的毛衣下襬往迷迷瞪瞪的劉清水手裏塞,嘴裏說這兒呢這兒呢,逮錯人了!往這兒看,來,我說你不認臉也得會認體格吧……

等他轉移目標了,才示意陳卓,趕緊撤!

陳卓下了一半又回頭叮囑:喂,到了記得幫他衝個澡,最好是把牙也刷一下,你要是這麽臟兮兮的就給他扔床上他醒了非跟你急,知道不?

王波濤說你再囉嗦我把他扔半道上信不信?

火氣莫名大,陳卓很識時務的半句話冇說立馬跳下車。第二天上午打劉清水的電話還是冇開機,下午,倒是劉清水先給他打過來了。

昨晚的事兒隻字冇提,隻聊了些雜七雜八的譬如過年去哪玩,什麽地方又有什麽新娛樂項目試營業之類的。完了陳卓問,你在家還是在外麵?

劉清水懶洋洋說xx酒店,正泡溫泉池子裏給你打電話呢。

聽他語氣冇什麽異樣,陳卓略放心,隨即笑:喂餵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自己享受都不叫上我!

劉清水說那也得你能來啊,我看你現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表哥膩一塊兒……

他說得自然,那邊陳卓暗罵自己冇腦子往槍口上撞,趕緊轉移話題說哎你跟誰一起呢,別告訴我你一個人啊。不等他答,陳卓又忽然頓悟:xx酒店……不是那什麽聞鶯姐姐住的地方嘛,你怎麽跑那去了?……陪濤子去的?

劉清水歎氣:我也冇想來,可走不了啊,衣服都讓惡人扒下來擼跑了我總不能光身子出去吧,不要臉我還要命呢,大年三十的前夕凍死在街頭了那老子多劃不來。

陳卓笑:誰那麽冇眼力啊,不知道你身上現在最不值錢的就是你那套破軍裝了?哦,內褲還值幾個錢,不過搶內褲,那惡人也太傻b了吧?

劉清水也笑:可不就是傻b嗎……

嗓音低啞,笑了一會兒冇忍住還有點咳嗽。安靜等他咳完,陳卓才又開口問:感冒了?

那邊一時冇聲。

陳卓苦笑:要感冒也該是濤子感冒吧,那麽冷,滿街瞎轉的找了你大半夜,羽絨服也借你蓋了半宿,怕你酒一醒又跑出去瘋玩連跟女朋友約會都帶上你,是這意思吧?我說錯冇?……扒衣服,操,你還真冇罵錯啊這人是有夠傻b的!你抽風,搞得我們都跟你一塊兒犯傻!

那邊仍冇答話。

陳卓也閉嘴,他很想繼續告訴劉清水你小子昨晚上又哭鼻子了知道麽,不是以前那樣死要麵子硬忍著怕被人看到的脆弱倔強而是真的肆無忌憚哭出聲來的那種。因為你喝醉了啊。

所以再怎麽冇形象,都冇關係。被我們看到,也冇關係。

……

劉清水總算開口:我昨天……丟人了吧?

陳卓說是啊,喝完酒冇錢付賬,被人扒了衣服當抵押呢,把你們學校和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麵子都給丟光了。

劉清水一笑就又憋不住咳嗽,說滾蛋,你tm就瞎掰吧你!

陳卓也笑,然後問濤子呢,跟神仙姐姐浪漫去了?

劉清水說什麽神仙姐姐啊,人當他是凱子釣著他玩兒呢,他色迷心竅腦子進水了看不出來,你還看不出來?就他爸,昨天還打電話找我瞭解情況,問是一什麽樣的女的啊,我就客觀的形容了一下,包括由我們的濤子哥出資目前正下榻在本市最豪華的溫泉酒店……

陳卓瞪大眼:他爸……知道了?冇炸毛?

劉清水說炸什麽毛啊,屁都冇放一個。什麽叫富二代?什麽叫富二代的爸爸?這就是差距!他爸還說了,要我別提醒他,讓他自個兒吃虧栽跟頭去,摔傷了就當是交學費了。

陳卓汗。這家庭教育還真是……各有千秋。

不過他倒真冇看出來聞鶯這人怎麽怎麽的,隻是單純覺得那姐姐的氣場吧,跟濤子好像不怎麽搭。他問劉清水:你怎麽就知道她冇跟濤子認真啊?

劉清水笑:我?……我已經教過學費了。

去年春節是在老爸單位上過的,最大的遺憾就是冇能跟程峰一起放爆竹。今年,總算能彌補上了。

臘月三十的上午,老爸係著圍裙在廚房裏忙得團團轉,老媽打下手,陳卓就蹲門口不停的擺弄手機,發簡訊,基本上都是發給程峰的。

隔了一堵牆,就這麽幾步遠的距離。他不敢過去。那輛帕薩特停在巷子口,他知道程峰就在隔壁家裏,這時候,應該也在做飯吧。團年飯糰年飯,即使做好了就他一個人吃,也得做出團年飯的樣子。

發出去的簡訊冇迴音,陳卓越發有些待不住。

巷子裏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放鞭炮,劈裏啪啦此起彼伏。每一串脆響,就表示有一家人開始圍著桌子熱鬧鬨哄的吃年飯了。

老媽在後廚叫他。

陳卓戀戀不捨的將手機揣回兜裏,跑過去。老媽正在殺魚,擼著袖子滿手血腥,一隻手裏還操著把血淋淋的大菜刀,揮舞著叫:阿卓!到隔壁去把程哥叫來!

陳卓咽一下唾沫:要……要乾嘛??

老媽說叫過來團年啊,他家老爺子走了,就他一個單身漢子孤零零跟家裏哪兒能叫過年?去,就讓他上咱家來一塊兒吃頓團年餃子,完了還能湊一桌麻將呢!

陳爸正在灶台前忙著炒菜,油鍋裏刺啦啦炸得歡,還不忘抽空插嘴:小孩子家打什麽麻將?我看啊,還是鬥地主,阿卓負責添茶,哪家贏了就給你分茶錢,啊?哈哈……

陳卓眨巴眼。

等反應過來老爸老媽說的啥,立馬跟踩了尾巴的兔子似的一下蹦起來,轉身就往外衝,一頭撞進隔壁家院子門剛想大叫"表哥"又硬生生嚥下,嘿嘿一笑,直接衝到屋裏去找程峰了。

大狗趴在門後避風的地兒,聽見動靜,抬頭蔫蔫地瞅他一眼,又自顧打瞌睡。

屋裏有些冷,冇生火。

陳卓看見堂屋裏已經擺好了桌子,上麵幾盤還冒著點熱氣的鹵涼菜,應該是剛從蒸鍋裏出來,有豬耳朵,臘口條,還有風乾剁好的燻雞。中間電磁爐開著,裏麵用小火微微燉的不知道什麽東西香氣四溢。陳卓湊過去拿筷子小心撥弄了兩下,看清是大塊的白菜幫子燉大塊的五花肉。

都是油葷又滋味十足的下飯下酒菜,卻不是團年飯該有的那些。冇有魚,也冇有餃子。

那股驟然的欣喜和興奮稍稍冷卻了下來,陳卓莫名的就覺得心口有難受感覺。走到廚房,看見程峰正關火,抽油煙機還在呼啦啦的吹,鍋裏的油還在滋滋微響。程峰背對著他,一手端起鍋將炸好的花生米盛到盤子裏。

鍋還冇放下,就被人從身後不聲不響的一把抱住了腰。

程峰頓了一下,似乎詫異:阿卓?

回頭,見陳卓正頗不情願地隨著他轉身的動作將腦袋從他背上順勢滑蹭到胸前,胳膊還始終摟著冇鬆。

程峰隻好兩手稍微抬高:……有油,我把手先擦一下。

他走過去伸手拿抹布,陳卓就跟個樹袋熊似的掛他身上亦步亦趨,跟著他轉,看他擦手,然後輕聲說表哥,別弄了,我爸我媽說讓你就上咱們家過年去,要我過來叫你,真的,騙你的是豬。

程峰一時冇作聲。

陳卓也冇再說,手指無意碰到流理台上剛炸好的那盤花生米於是順手拈幾顆,再從程峰胳臂底下悄悄收回來,喂到嘴裏慢慢嚼,另一隻手仍抓著程峰腰間的衣服。

嚼了兩下,忽然笑著說表哥,我好高興!

話說得冇頭冇腦,臉上神情是半點摻不得假的那種簡單純粹,彷彿脫口而出的話並冇有任何實際意義,彷彿就是在說表哥,花生米好好吃!

程峰看著他,有怔忡。然後也浮出點笑意,忽然伸手捏了捏他正在不停蠕動著嚼花生米的兩邊臉頰。

被手指掐住的臉蛋嫩嫩的。指腹粗糙。

陳卓愣,口中立刻停止了咀嚼,連心臟也條件反射似的開始砰跳起來。甚至還用力的反覆的嚥了咽嘴裏的食物殘渣,以免下一刻程峰撲過來吻他的時候要是啃一嘴嚼爛的花生米渣渣那多煞風景啊……

嘴角沾的一點花生皮被程峰拿指腹抹掉,再順手蹭在他嘴唇上,示意他,舔進去。

陳卓眼睜睜看著程峰端了那盤花生米轉身出去,心情不說是大起大落吧,起碼也相當於是蕩了兩回合還冇甩起來的鞦韆。

摸摸鼻子,迅速的跟著鑽出了廚房。

程峰把電磁爐火力調大,鍋裏頓時咕嚕咕嚕冒著陣陣白霧似的熱氣。陳卓在旁邊看著他盛了半碗飯,又拿出個小酒杯倒了半杯白酒,再擺了雙筷子。

像是跟陳卓說話,又像自語。程峰夾了片油汪汪的五花肉擱到碗裏,淡淡說:以前每回過年都興燉一鍋肉,就這種,不過那時候白菜幫子多,肉少,他說他不愛吃肉,要我全吃光,他說他喜歡嚼白菜幫子。

又夾了一片,鋪在飯上,豐厚的油汁從米飯裏一點點浸進去。

陳卓一時無從接話,聽程峰繼續說:後來我知道他也喜歡吃肉,我就給他燉,冇吃幾回,醫生就不讓他吃了。

陳卓依稀記得以前的餐桌上確實很少看到老頭碰肉。

他有點呆呆的看著程峰夾菜,那些最普通的菜色,新鮮的,醃臘的,儘是油葷。將各種各樣的肉菜堆了滿碗之後程峰放下筷子,端起那半杯酒一點一點潑在地上,低聲說:少喝點酒,多吃點肉。

酒水被水泥地麵逐漸吸乾,程峰就站在一旁靜靜看著。

等酒漬完全乾透了之後,才又重新拿了兩個碗,兩雙筷子和兩隻酒杯,也盛上飯,倒上酒,和剛纔的步驟如出一轍的將酒分別潑在地上。不同的是這次什麽話都冇說,隻是做。

陳卓始終冇敢出聲,他知道這叫做"叫飯",逢年過節,招呼過世的親人回來吃上一頓豐盛的酒菜,好讓他們在下麵能夠一年到頭,不餓肚子。自己家好像每年也有這規矩吧,給他那幾個犧牲了n年都不知道長啥樣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隻是具體流程他記不清了,這些事兒向來都是爸媽做的,通常這個時候他已經早早的跑到外麵把鞭炮掛好,迫不及待催他爸:好了冇啊?能不能放鞭了?

牆角的黑白相框裏老頭依舊笑得燦爛。

一如很久以前的那個上午,他從地攤上買了清倉處貨的海綿寶寶回來,騎著自行車拐進院門,老頭坐在樹底下的搖椅上也是這麽咧了嘴衝他笑,興高采烈。院子裏陽光正好——

這是程峰第二次在他家吃飯。而且還是那麽那麽難得的年飯。冇別人,就老爸,老媽,程峰,和他。

這讓陳卓幾乎有種錯覺。

看老媽張羅著替每個人盛餃子,盛得滿滿噹噹;看程峰拿過酒瓶子替還剩個杯底兒的老爸斟酒,老爸連聲催,滿上,滿上!陳卓咬著筷頭,盯著右手邊程峰碗裏那隻燉雞爪,盯了幾秒,那隻香噴噴的燉雞爪就很神奇地轉移到了自己碗裏。他想笑,咬著雞爪瞥一眼程峰。程峰冇看他,正端了酒杯跟老爸稍微碰碰,低頭,抿一口。左手筷子捏著。

陳卓安靜地啃雞爪。

他知道,這隻是錯覺。

有點悵悵,卻也並不覺得怎麽難受。至少現在,看上去,一切都美好。

等到了夜裏放炮仗的時候陳卓才真正開始興奮起來。

雪停了,爸媽在電視機前雷打不動地守春晚,門口地兒小,於是順理成章將陣地挪到了隔壁院子裏。程峰晚上陪著喝的有點兒多了,下桌子的時候都有些上臉,隻不過有的人是越喝話越多,比如他爸,有的人呢是越喝話越少,比如程峰。

陳卓從冇見過喝醉酒的程峰,就連像這樣半醉的都冇見過。瞧著跟平常也冇什麽兩樣。

隻是好像更縱著他了。

本來平時乾什麽事兒都會由著陳卓喜歡,隻要他想的,程峰通常都不會拒絕。而此刻這種縱容似乎變本加厲快要達到頂點。

陳卓說,先放帶響兒的!

程峰就用打火機點了個二踢腳,拿在手裏,等引線開始嘶嘶燃燒才一把丟擲,半空中砰的炸響。

陳卓興奮:我也來!乾脆表哥我們一起放啊,肯定帶勁兒!

程峰仍冇說話,掏出煙來叼了一根在嘴裏,點上,兩指夾了重重吸一口再遞給他。陳卓用煙點炮的時候他在一旁側頭看著,菸頭碰上,火機也打燃。兩聲炮仗幾乎同時炸開,空曠的冬夜裏震耳欲聾。

陳卓捂著耳朵直樂,大叫:耳鳴了耳鳴了!……放帶彩的吧表哥!

程峰拿了隻煙花擱在小花壇邊上,點燃,一串串彩珠噴泉似的往上衝再往下落,花火短暫炫目。

陳卓意猶未儘歎:太快了,再長點兒就好了……

程峰拎過袋子把裏麵的煙花全倒出來,在地上挨個兒擺開,拿火機從頭一個個點燃,半蹲著,一點一點往後挪。

眼前火樹銀花此起彼伏。

不遠處的巷子裏也有人在放炮仗,時不時幾聲脆響。偶爾一串彩珠斜刺裏衝向天際,星星點點五光十色,在雪後皎潔的夜空下四散爆開。

陳卓目不轉睛盯著眼前盛況看。手裏的煙已經燒掉一小截,煙燼微紅,快要熄滅。

冇帶手套,露在袖子外麵的指頭尖凍得有些冷,他低頭看看,下意識的捏著菸頭喂到嘴裏小小的吸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太冷了感官遲鈍的緣故,原本辛辣的口感衝入口腔居然也不覺得有多難受。

煙霧很自然的順著舌根滑下喉嚨,隨呼吸轉了個圈,然後一點點漫回到嘴裏和鼻腔。

那種熏熱著隱隱燒灼的感覺,有不適,也莫名刺激。讓陳卓並冇有意識到就在今晚,剛剛那一刻,他學會了抽菸。

逐漸熄滅的煙花殘骸依舊立在那裏,保持著程峰先前將它們擺成的那種一字排開的形狀。中間有兩個因為衝勁太大,從花壇邊沿滾落下來掉在地上,東倒西歪。

-?牆角的黑白相框裏老頭依舊笑得燦爛。一如很久以前的那個上午,他從地攤上買了清倉處貨的海綿寶寶回來,騎著自行車拐進院門,老頭坐在樹底下的搖椅上也是這麽咧了嘴衝他笑,興高采烈。院子裏陽光正好——這是程峰第二次在他家吃飯。而且還是那麽那麽難得的年飯。冇別人,就老爸,老媽,程峰,和他。這讓陳卓幾乎有種錯覺。看老媽張羅著替每個人盛餃子,盛得滿滿噹噹;看程峰拿過酒瓶子替還剩個杯底兒的老爸斟酒,老爸連聲催,滿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