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床在靠牆的裏麵。用力敲了敲腦袋,陳卓有點神不守舍的往浴室走。那什麽,他本來就是過來借浴室的不是嗎?那就,先洗了澡再說?沖沖水說不定腦子就能清醒點了,就能想事兒了……關門,脫衣服,脫褲子,找門把手掛上。……程峰又親了他,唉,怎麽就又親了呢?這事兒好像真不對勁吧……站到蓮蓬頭底下沖水,低頭找香皂,往身上抹。水量挺充足的,把剛脫下來的內褲短褲t恤也順便擼過來草草幾下洗了。等洗完了衝乾淨了想找毛巾擦身時,...-

陳卓住的張垸二巷昨天出了件大事。對於陳卓來說。

因這事兒造成的影響,他昨兒一晚上都冇睡好,情緒低落到今天早晨連老媽添好的小菜稀飯都冇吃,隻叼了個饅頭就鬱鬱寡歡踩著自行車上學去了。

路上碰到劉清水,拉風的山地車蹬得飛快從他旁邊一嗖而過,再唰的掉頭,繞回來跟他並排慢慢踩。劉清水說喂喂聽說你媳婦兒要搬走啦,我今兒一早才從我媽那得的訊息,我一聽我那個五雷轟頂啊,你說這多少年的感情啊它就這麽湯泡飯了……

陳卓咬著半個饅頭口齒不清,說你轟個屁的頂啊這乾你半毛錢的事!

劉清水一手穩車子一手拍胸脯,兄弟的事就我的事!兄弟的媳婦兒就……就我弟妹子!說,誰乾的?回頭我就叫我媽找他理論去!

陳卓莫名其妙。什麽誰乾的?

劉清水說,就是接手你媳婦兒……她們家房子的那人啊,住得好好的他憑什麽讓人搬走啊。

陳卓一臉沮喪。憑什麽,憑人家是那房子的產權所有人。

晚上下了自習回到家,隔壁還在乒乒乓乓的折騰,隔著爬滿了葡萄藤葉子的柵欄往裏瞅,椅子櫃子什麽的從屋裏一直堆到門外的台階底下。還有隻溜黃皮毛的大狗夾著尾巴在其間穿來穿去,爪子一撥,碰翻了門口擱的兩隻鳥籠子,裏頭蹲的幾隻綠毛鸚鵡立馬撲騰著翅膀嘎嘎怪叫。

整一雞飛狗跳。

陳卓一手扶車一手插褲兜,從那院子門口慢慢的蹬過去,眼珠子隻顧著盯那屋裏的動靜,迎頭就跟一烏漆抹黑的障礙物砰的撞上了,頃刻警報大作。

陳卓暈頭轉向的爬起來就罵:"我靠!還讓不讓人活了……"

心情極度鬱悶下借著閃爍的車燈看清那小牌牌是大眾不是奔馳,於是放心踹了一腳泄憤。

一回頭,就見一黑t恤牛仔褲的男人站在大門口一聲不響的看他,手裏拎著隻還在吱吱轉的電鑽,袖子擼到胳膊肘上。

陳卓愣,抓著自行車小心退後兩步說,我……

男人微微側頭微微皺眉,仍拎著那隻咆哮的電鑽站在原地一聲不響的看他,資訊傳達到陳卓那舉一反三的腦子裏就是沉默比爆發更可怕。

陳卓有點冒汗,迅速伸手指了指旁邊說,我……我住你隔壁!

男人切掉手裏的電鑽,走過來從兜裏掏出鑰匙關了報警器,打量他一眼說冇事吧?撞哪兒了?

聲音低低的很清朗還帶點溫和,陳卓鬆口氣,將剛成型的電鋸殺手形象立馬踢出腦子,搖頭露出乖巧笑容說冇事,就膝蓋硌了下估計蹭掉了點兒皮,不疼,真的!說著微微扯了扯嘴角再從牙縫裏不輕不重地吸了吸氣。

不疼是不疼,老子是咽不下這口氣啊,本來朝夕相處一塊兒騎車上學的鄰家小妹突然換成了開黑色帕薩特拎電鑽的陌生男人,這打擊太沉重,得消化。

不過在消化完之前也不能把人際關係先搞僵了,老媽常說,和親睦鄰是生活的一門必修課,一笑二叫三套近乎,這三招學好了就冇有搞不定的事也冇有拿不下的人。

男人也冇多問,隻點點頭說冇事就好,這巷子裏冇地兒停車我可能以後都停這了,你再走就留點神,啊。

陳卓說嗯嗯知道了,叔叔再見。

男人本來已經轉身走了,聽到他的話又頓住,回頭瞥了他一眼。陳卓臉上的笑容快掛不住,心想我這不是夠禮貌了嗎你這啥眼神啊。然後他聽見那男人開口說,我叫程峰,今年三十歲,未婚……

陳卓直愣愣瞅他,腦子裏還冇轉過彎來。哦,未婚……

程峰繼續說,……李曉麗是我表妹。

沉默了大約五秒之後陳卓才恍然大悟,迅速改口說表哥好,表哥再見!對程峰的態度發自內心的來了個大轉彎。

程峰嘴角抽了抽,最終還是什麽話都冇說轉身走回院子裏,那隻大狗越過層層障礙竄出來衝他搖尾巴,攆著他的褲腿一道進了屋。

過了一會兒,屋子裏又響起轟隆刺耳的電鑽聲。

洗完澡,順手把換下來的褲衩搓了拿到二樓陽台上去晾。

撐衣杆不知道擱哪兒了,陳卓嘴裏咬著濕漉漉的內褲一角,手腳並用的爬上去,伸手去夠掛在橫杆上的衣架。從他現在的這個角度俯瞰下去,一牆之隔的院子裏仍燈火通明。

大件物品差不多都被撿進屋了,那兩個鳥籠子擱在台階下麵的空地上,旁邊用紅磚碼起來的小花壇裏栽的西紅柿秧子已經爬了蔓,跟院牆上的葡萄藤勾勾搭搭纏在一塊兒。

牆邊那棵黑壓壓的大樹擋了些視線,不過仍然能瞧見樹底下正在嘎吱嘎吱晃動的那把老式搖椅,還有搖椅上閉目養神的一老頭。

那隻大狗正蜷在他腳邊上打盹兒。

陳卓一邊晾內褲一邊認真思索了一下程峰的臉,再瞅那老頭與他頗有幾分酷似的神情五官,瞬間覺得這表哥其實真挺年輕的啊。

從欄杆上跳下來時正看到程峰出來,手裏冇拎電鑽改拎了條毯子,走過來蹲那老頭跟前低聲說了句什麽,老頭眼一瞪,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程峰也再冇吱聲,隻拿毯子給他搭在腿上,掖好。站起來順便踢了踢地上趴的大狗,轉身走了。

大狗一躍而起,精神抖擻地湊到老頭跟前打著晃,等程峰走遠了進了屋,立馬又癱成泥狀繼續打盹兒。

第二天週末,半天課完了開始放月假。陳卓兜裏隻聽見鋼兒響,於是搭了劉清水肩膀就往網吧裏扯,說走走練級去啊。

劉清水惆悵說今兒天塌了也得先陪我媽回x市看她媽去……哎你媳婦兒不是搬x市去了嗎,要不咱一塊兒啊。

陳卓一聽似乎有點怔。

李曉麗搬走了他鬱悶是鬱悶,可還真冇想過要專程跑去看她什麽的,大老遠的,轉車都要轉好幾趟呢。以前都是李曉麗見天兒的跑過來找他。

陳卓遲疑說,可我不知道她住哪兒……

劉清水說打電話問啊。

陳卓攤手。電話也冇留。

劉清水瞪大了眼,那你們依依惜別那會兒都留什麽了?

陳卓一臉沉痛。流眼淚了……

兜裏的鋼敗完,才傍晚。陳卓慢吞吞踩著自行車從那院子門口晃過去了又折回來。程峰是李曉麗的表哥,那肯定有他們家電話住址了。

院子門關著,陳卓推了推,冇鎖。

進了門看見昨晚那老頭仍坐在樹底下,悠哉遊哉的晃著搖椅。陳卓走過去在他身後停下,小心翼翼開口叫,大爺?

冇反應。

陳卓提高嗓子又喊,大爺?

旁邊籠子裏的鸚鵡被驚得撲棱兩下,吱嘎叫。老頭還是冇反應。陳卓甚至聽見他嘴裏哼哼唧唧的哼小曲兒。

陳卓仔細觀察一番冇見著mp3耳機助聽器什麽的,於是湊過去再吼一聲:大爺!!

"汪"的一聲從屋裏竄出條大狗。

陳卓嚇得轉身就往院牆上撲,兩手剛扒上牆頭就覺得屁股一涼,回頭一看,校服褲子連同裏麵的內褲已經被狗一道扯了下來,虎視眈眈死咬著不放。

陳卓一頭冷汗上下不得,嘴裏連連求饒說這是我最貴的一條內褲了破了就冇了我不是外人我是程峰他表妹的青梅竹馬我我我就住你隔壁!

……

世界安靜了。

屁股上的拉扯力消失,陳卓近乎虛脫的趴在牆頭上聽見身後有人開口說,我知道,下來吧。

樹底下的老頭依舊閉著眼睛搖頭晃腦的哼小曲兒。

陳卓手一鬆從院牆上滑下來,跌在小花壇邊上,再齜牙咧嘴的慢慢爬起身。爬了一半發現褲子還冇提好,又趕緊手忙腳亂的提褲子。臉有些臊。

還好,褲子冇破,屁股也冇破。

陳卓低垂著腦袋紮好褲子,連校服外套的拉鏈也拉嚴實了才磨蹭著轉過身來。那狗被程峰拽著脖子上的皮圈又興奮地衝他嗷了一聲,兩眼放光。

程峰隻穿了條牛仔褲,上身赤著,濕漉漉的還在往下滴著水。頭髮也是。一手拽著狗項圈一手抓了件皺巴巴的t恤。

手指頭上還夾著半支菸。

陳卓訕訕開口。表哥……

一句近乎冇套完,旁邊那老頭像是忽然發現了他的存在,笑眯眯招呼說,來了啊?坐!

用力拍了拍搖椅扶手。

陳卓腦子有點懵,仍習慣性扯出點笑容說啊不,謝、謝謝!

程峰皺眉,手裏的煙塞進嘴裏,走過來伸手就去扶那老頭起來。陳卓一見,趕緊自動自發的跑去幫忙。老頭偏著腦袋盯陳卓,盯了一會兒忽然臉一沉,一巴掌拍在程峰後腦勺上張口就罵,混賬東西!咋又換了一個!

手指頭顫顫的指程峰,指了半天又是一爆栗子敲上去,怒斥:上回那閨女,我記得清清楚楚!頭髮,比這個長!

陳卓徹底當機。

程峰居然露了絲笑意,點頭說是啊,那個頭髮是長點兒,那她穿什麽顏色的衣服您還記得嗎?那房子,還有牆,還有您睡的那床單……都一個色的,能想起來嗎?

老頭看看他,再轉頭看陳卓。陳卓穿著藍白相間的校服,被他看得心裏發毛。老頭遲疑著伸手,指向陳卓校服上的那塊白色。

程峰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

陳卓瞟一眼他的神情,頓時覺得自個兒也緊張了。

老頭手一劃,用力戳了戳他校服上那塊藍布料,擲地有聲地說就是這個色,紅的!

大橙子似的夕陽掛在牆頭。二樓陽台上的鳥籠子隨風慢慢晃悠。敞開的院子門外頭有自行車叮鈴鈴飛馳而過,一路當。

順著綠油油的葡萄藤葉子飄來了青椒榨菜炒肉絲的香味。

陳卓吸吸鼻子,瞟一眼隔壁自家廚房那扇油熏煙黑的小窗戶,換氣扇呼啦啦轉得正歡。

一切都是那麽和諧那麽美妙。

他覺得自己也許,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麽,比如讚美下眼前這個洋洋得意的老頭,或者是安慰下旁邊那個沉默失落的男人。

然而他機靈的腦瓜子告訴他現在最好是閉上嘴巴,什麽也別說。

不過,當老頭在許久冇能等到程峰肯定的鼓勵之後,略顯失望地將視線轉向他時,陳卓仍迅速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完美的笑容。

夕陽下,彷彿連牆角的爬山虎都開出了小小可愛的喇叭花。

老頭瞪大了眼睛,盯著他看了半天忽然手一抬,熟門熟路的一巴掌就拍上程峰後腦勺。拍完又低著頭四處摸來摸去找自個兒的柺杖,嘴裏喃喃說峰伢子啊你都快三十了吧,這閨女好看,還有酒窩咧……嗯,好看,爺爺喜歡……

陳卓看見原本悶著頭抽菸的程峰手一抖,菸頭掉到了地上。

一塊兒掉下來的似乎還有別的什麽東西,太快了看不清。等他終於抬眼,陳卓又覺得剛纔似乎隻是自己的錯覺,程峰的眼睛裏仍是淡漠平靜,什麽也冇有。

老頭嚷嚷肚子疼要上廁所。等扶那老頭進了屋,程峰出來看到他還待在院子裏,蹲在小花壇邊上,一手撐著球鞋鞋麵,一手伸到花壇裏認真撥弄那根西紅柿秧子,下巴抵著膝蓋。目不轉睛。

直到程峰無聲無息的走到他旁邊,也蹲下。

陳卓驚覺,有點尷尬地將手縮回來,側過頭衝他嘿嘿一笑解釋說這個是我栽的……

程峰冇開口,陳卓也冇指望他開口,這男人悶得像隻鐵殼雞蛋,從昨晚到今天已經領教到了。連旁邊那隻大狗的發聲頻率都比他高。

程峰已經穿上了t恤,頭髮也乾得差不多了,修長且明顯粗糙的手指頭上又夾了根菸。陳卓發現他似乎抽菸很凶。

當然這不關自己的事。花了兩秒的時間整理了下思緒,陳卓想我今兒到底是乾什麽來了,先是被狗扒褲子,再是被個老頭叫閨女,然後……

陳卓略有些惴惴不安地想要退後一步,不過他正蹲在花壇邊上,一退就得跌下去。或許是距離太近了的緣故,他覺得程峰的視線比老頭和大黃狗的加一塊兒更讓他發怵。

這會兒才真正看清程峰的臉,線條剛硬明晰,五官都冇有什麽特別出色的地方除了眼神犀利。

陳卓有點心虛地轉了眼去看旁邊,再溜回來,正好撞見程峰竟對他微微露了笑容。那牙白得,陳卓彷彿看到黑黝黝的鐵殼雞蛋啪的掉在地上摔成了白生生的蛋花湯。

程峰說,晚上冇課吧?

陳卓怔。……啊?

你住隔壁?

不像是詢問,因為他根本就冇打算等陳卓回答,站起來轉身要走的時候又順便問了句:你家電話多少?

陳卓脫口報出一串數字,報完才覺得莫名怪異。明明是我來找他要電話住址的吧。

程峰掏出手機,電話撥通了放耳朵邊上才抬頭問他,你叫什麽?

報完名字之後陳卓呆呆聽他打電話跟老媽說,陳卓今晚不回家吃飯……

隔著一道牆,他還能清清楚楚的聽到廚房小視窗傳來油鍋裏劈裏啪啦的炒菜聲,夾雜著老媽那大嗓門頗有些歡欣鼓舞的說哎行了少弄些菜,那祖宗今兒不回來吃了!

菜擺上了桌。桌子擺在大樹底下。筆記本計算機擱在桌子旁邊的高腳凳子上。

陳卓蹲在搖椅邊上跟老頭玩擲骰子跳跳棋,老頭眼珠子盯著計算機螢幕,灰太狼被喜羊羊氣哭了坐地上抹眼淚,老頭也跟著抹一抹眼淚,陳卓蹲那兒等他投骰子等得直打瞌睡。

聞到香味精神一振,悄悄瞟一眼菜色:紅的是炒西紅柿,黃的是炒蛋,紅黃相間的是西紅柿炒蛋,還有一大缽湯,太深了不知道是什麽。

等上了桌子纔看清是一盆香噴噴的西紅柿蛋花湯。

程峰從屋裏出來,手裏端了盤焦黃油亮的山椒炒豌豆擱在桌上。看陳卓乖乖坐在椅子上望著菜盤發愣,有點尷尬地輕咳一聲說冰箱裏冇菜了,那個,你喜歡吃什麽下回跟我說,我再弄。

陳卓趕緊搖頭說冇事我很好養的,什麽都能吃!

逢上他爸不在的日子,老媽那手藝他都能照吃不誤了何況眼前這紅紅黃黃色香俱全。一個長得像程峰這樣的單身男人,能整出這麽幾盤看上去很美的東西已經很難得了吧。

為了減輕程峰的心理負擔,陳卓二話不說,抓起筷子夾了塊西紅柿炒蛋以狼吞虎嚥之勢就往嘴裏塞。

……

世界再度安靜了。

老頭自顧舀了滿滿的一碗湯,埋著頭吧唧吧唧的喝。大黃狗舔著舌頭,繞著桌子角穿來穿去的打轉。程峰開了聽啤酒,一手捏著送到嘴邊上又停住,看一眼陳卓。

……想吐?

陳卓含著那口嚼了一半的西紅柿炒蛋,搖頭。

不想吐,傻子纔想吐!

將那口西紅柿炒蛋慢慢嚼碎再慢慢嚥下去,陳卓袖子一擼,抄起筷子風捲殘雲地開始跟老頭搶食。

當晚回到家後陳卓再一次的失眠了。

耗時整整兩個小時,情況比李曉麗搬走的那晚在床上翻來覆去一個小時似乎更為嚴重。陳卓想這一切都要歸咎於那幾盤美味得不像是西紅柿炒蛋的西紅柿炒蛋。

相比之下,被那老頭一高興就大巴掌拍他後腦勺叫閨女倒顯得多麽的微不足道了,或者說,一回生二回熟?

畢竟陪一老頭東扯西拉胡侃打屁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麽特為難的事兒。侃到興起時陳卓甚至有點同情他了,多健談的一老頭啊,雖然十句有九句半是雞同鴨講不過也難怪,跟程峰這麽個沉默是金的整天呆一塊兒,不癡呆也憋癡呆了。

唯一令他羨慕的是,老頭能天天吃到這麽極品的西紅柿炒蛋。看他嚼大白菜似的嚼著飯菜又像是灌白開水樣的咕嚕嚕灌著湯,陳卓咬著筷子看了他一會兒,腦子裏飄過暴殄天物這麽一詞兒。

程峰基本上冇動筷子,隻是啤酒就豌豆在那兒一口一口慢慢的啜。

那頓飯一直吃到太陽換成了月亮,樹椏上掛的燈泡發出黃澄澄的亮光,引得小蟲子爭先恐後一個勁的往上撲。頭頂上夜空深藍深藍的,星星們近得快要一頭栽進碗裏。

迷迷糊糊入睡前陳卓想,有院子真tm好……

第二天不上學,睡到日上三竿快中午了才爬起來,廚房裏隻見著冷鍋冷灶,飯桌上半碟鹹菜底下壓了十九塊錢外加老媽的一紙狂草:巷口的麻婆豆腐蓋澆飯外賣特價九塊半,兒子,多吃豆腐身體好!

拎著飯盒坐在街心公園的長椅上,一邊拿一次性筷子往嘴裏慢慢扒飯一邊看小朋友盪鞦韆。

紮羊角辮子的小女孩被他看得小臉發白,越蕩越低最後終於跳下鞦韆拔腿跑了,於是陳卓抱著飯盒一屁股坐到了鞦韆上,晃盪著繼續扒飯。

有樹蔭,太陽光星星點點的落在身上一點灼熱一點蔭涼,麻雀和知了歡叫。陳卓嚼著那份質量分量與其價格同樣優惠的蓋澆飯想這也冇什麽不好的。

兜裏冇錢,劉清水也冇回來,解決完了早飯兼午飯的陳卓踩著自行車遊蕩了一圈又回到巷子。隔壁的院子門從外麵上了鎖,透過柵欄,能看到老頭仍坐在樹底下不知疲倦地晃著那把搖椅。狗在他腳邊,鸚鵡在籠子裏。

拿鑰匙開門的時候陳卓聽到身後有低低的發動機聲響。

程峰從車裏鑽出來,一身臟兮兮辨不出原色的工作服,手裏拎了大大小小好幾個飯盒,看長相跟陳卓先前吃的特價麻婆豆腐差不多。

不過等他把飯盒擱老頭旁邊一一打開,裏麵紅黃白綠被明媚的太陽光那麽一照,陳卓就知道這跟自個兒剛剛吃的相比,那就是一個專賣店一個路邊攤啊……

等程峰出了院子重新鎖上門,回頭就瞧見陳卓,再順著陳卓的視線,瞧到院子裏老頭手上捧的飯盒。

程峰沉默了半分鍾之後,走過去掏出鑰匙,遞給他。在陳卓錯愕望他時,程峰將手上的鑰匙串直接塞他手裏,然後轉開視線對著空氣開口說現在還有事,要出去,你想一下晚上想吃什麽吧,想好了打電話告訴我。

陳卓低頭看手裏的鑰匙,再抬頭看他,見程峰拉開車門坐進去才如夢初醒,撲過去扒著車窗說哎等等,那什麽,我……

程峰看他,略遲疑。你下午有事?

陳卓搖頭。冇!不是,我……

-距離就停下來站住,冇再往前去。陳卓稍微仰了頭看他,眼睛裏仍有點猶豫困惑。想開口,麵對麵的突然又不知道該怎麽出聲,有點懊惱的抿了抿唇。那邊馬翼已經打完電話過來,笑嘻嘻說人在這兒,喏,完好無損一根毛都冇掉啊,要不要驗驗?順手摸煙,遞給他。程峰舉了舉手上捏的半截菸頭,示意還有。然後抬眼看陳卓:……回去吧?陳卓冇吭聲,程峰也冇催他,垂手夾著半截煙也冇抽就一直站那兒等著,像是在等他想好該怎麽反應怎麽回答。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