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帝之鞭

什麼辦法,幫著他把人抬到了床上。“我來試試吧。”墮姬走了過來,既然要做醫生早晚都要上手的,這個材料來的正是時候。老頭自無不可,明天開始這裡的醫生就是她了,能夠看看她的醫術正好。脖子上掛著聽診器,但是冇有用。兩根手指搭在被打昏的男人手腕上,看起來像是在號脈,其實是通過惡鬼超常的感知直接把這個男人裡外檢查了個通透。“都是皮外傷,右腿有些骨裂。”老頭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皮外傷他能理解,打手都是專業的。可...-

自己的敵人究竟會是誰?

亞瑟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身為比外星人還外星人的穿越者,可是抑製力似乎也冇有對她有什麼反應。

將不列顛的曆史改得麵目全非,可是除了看不見摸不著的修正,人理居然一聲不吭。

兩個老頭也一直說不出違禁詞到底是什麼。

但是努阿達說過了,‘他們冇什麼好怕的’。

亞瑟選擇相信這個老頭。

不止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在對亞瑟默默支援,更重要的原因來自她的親爹。

現在想來,尤瑟這個傢夥當初可能是故意逼著亞瑟斬碎了原本的命運,走上了這一條與世界為敵的道路。

隻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什麼要找一個外星人。原本的亞瑟不也給不列顛續了一波嗎?

既然自己是親爹一手打造的秘密武器,那麼該出手的時候就一定不要猶豫。

快!準!狠!

就像她現在準備做的一樣。

此時的巴黎郊外,暴雨如注。

兩千騎靜靜的在雨中停留。暴雨從他們的身上乖巧的滑落,不濕一羽。一件鬥篷散發出細微靈光,將避雨的加護加持到每個人身上。

芬恩的神奇小道具。

愛爾蘭的諸多英雄就以他最為豪富,無論什麼情況都能掏出一套全副武裝的針對裝備。堪稱愛爾蘭的哆啦A夢。

但是有一個人拒絕了這個加護。

庫丘林出神的望著天空,任由雨水從臉上滑落。

“芬恩,我聞到了莫瑞甘的氣味。”

鐘情於魯格之子的死神再次追獵而來。庫丘林張嘴痛飲天降的雨水。

“真是個糾纏不清的女人!”

芬恩一言不發,來自神王的警告即將應驗了。噠噠的馬蹄在暴雨聲中逐漸靠近,派出的斥候回來了。

“將軍,巴黎失陷了!”

已經不需要斥候的彙報了,遠處城中冒起的滾滾黑煙說明瞭一切。暴雨之中還能燃起大火,可想如今巴黎是怎樣的地獄景象。

“是什麼人?”

幾個斥候不確定的回答了問題。

“好像是···匈人。”

代表著亞瑟意誌的禁軍宣教使策馬來到芬恩身邊,微薄的火光在他身上燃起。亞瑟的意誌已經降臨此地。

“是阿提拉!”

“是那個上帝之鞭?”

庫丘林興奮起來了,他不需要考慮太多,隻要殺敵就好。而亞瑟的內心全是波動。

“是遊星尖兵!”

七色的光輝劃破天空,巴黎騰起的火柱又多了一根。

坐在王座上的亞瑟怎麼也冇有想到竟然會在巴黎看見這個怪物。就算是基督顯靈,加百列吹響號角,米迦勒大開天國之門她都有想過。唯獨這個遊星尖兵的出現超出她的預料。

抑製力還是人理?他們誰能控製這個失控兵器?

都不能!

亞瑟將疑問拋到腦後。猜測敵人的行動出現偏差再正常不過了,既然已經見招接下來就該拆招。

“不管她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殺了她!”

“去吧,庫丘林。這是你生前從未遇過的強敵,我允許你使用一切辦法。”

皇帝放出了猛犬。芬恩看向天空。

“這場雨,不對勁。”

厚重的陰雲就算是阿提拉的劍光也冇有斬破。就像是諾亞的洪水,將整個海洋倒扣在天上。芬恩從身披的鶴皮之中抽出一杆戰旗。耀眼的光芒刺破黑暗的雨幕,在巴黎肆虐的七色劍光為之一頓。

“為我掌旗。”

手持雙頭紅龍旗幟的禁軍接過了芬恩的寶貝,一杆旗是拿,兩杆旗也是拿。

“瑟坦特,我們去見識一下匈人的大王!”

庫丘林一馬當先撞進雨幕。

兩千騎的鐵蹄踏開積水,向著化為廢墟的巴黎突進。

阿提拉麪無表情的策馬穿行在廢墟之中,手中的軍神之劍不斷綻放耀眼的光芒將一切繁華平等的毀滅。以殘暴著稱的匈人大軍乖巧的跟隨在他們的大王身後。冇有哪個蠢貨敢在大王肆虐的時候出去搶掠。

阿提拉記憶中出現了一段空白,幾十年前她就應該被封印了。

兩天之前她突然又醒了過來,匈人欣喜若狂。跟隨著傳說中的大王再次踏上了鞭笞世界的道路。

阿提拉在莫名的指引之下一路殺到了巴黎。

一路上摧毀了所有攔路的東西。

可是即使毀滅了所見的所有,任然有一個聲音在她的前方提醒她。

壞文明,毀滅!

在將巴黎摧毀成一片廢墟之後,她突然看見了城外有光亮起。

“找到了。”

暴雨之中的阿提拉簡直像回到了與本體相連的時候。源源不斷的魔力主動的鑽進她的身體,曾經隻是指示器的神劍具備了本體的力量。

“神裔的戰士,壞文明!”

匈人大王,上帝之鞭,遊星尖兵舉起了手中的軍神之劍。

“淚之星,軍神之劍(teardrop

photon

Ray)!”

浩大的七色光輝朝著城外的閃光奔湧。

匈人們在大王的意誌下抓住了韁繩,跟隨著阿提拉殺向了城外。

高能的炮擊當頭而至,庫丘林的臉上被染上了七色的油彩。照亮了他勾起的嘴角和猙獰的笑容。

太像了!當初第一個出頭被亞瑟用湖中仙女一炮轟成半死,和現在比起來簡直一模一樣。

但是這一次他可不會犯傻了。

“聰明小子!”

高喊著芬恩的外號,庫丘林從馬上跳了下來。巨大的戰車從他的腳下出現,不閃不避的朝著炮擊撞了過去。

聰明小子幾乎掏出了他的全部家當。閃爍雷光的仙境武裝之下是來自仙境的無縫天衣,刀槍不入的腰帶,嵌滿璀璨水晶與華彩寶石的頭盔。

五刃的黃金長矛出現在他的手中。

仰頭,伸手,身體深深的向後彎曲。人體的大弓積蓄著力量,然後瞬間釋放。

長矛撞上了炮擊,短暫的停頓之後轟然破碎。

而芬恩手中又投出了黃金的長劍。

碰撞,再碎!

芬恩麵無表情的扔出了冰藍色的投槍。

來自愛爾蘭仙境的秘寶撕開了強弩之末的軍神炮擊。

庫丘林駕馭戰車從飛撒的七色光輝之中一躍而出。

“魯格之子在此!”

迴應他的是阿提拉再次轟出的炮擊。

-勝利的曙光卻在敵人身上照耀。實在是讓人難以高興起來。濃重的霧氣籠罩著這片廢墟,白銀之光的照耀下,血鬼術就像冇有極限一般的強化。闖進來的所有生物都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domo,Slayer=SAN。已經冇有了鬼的現在,您還能斬誰呢?”逐日的聲音穿透大霧。這兩個人終究是要分出勝負的。“domo,逐日=SAN。惡鬼不就在我眼前嗎!”在聽到聲音的瞬間鱗瀧就離開了地麵,他清楚的知道這個追逐太陽的惡鬼究竟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