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朝會

理。”“什麼道理?”無慘冇有回答問題,意興闌珊地揮了揮手。“走了~那些事情與我們無關。該去做我們的事了。”槍桿子裡出政權的道理啊。——離開了繁華的商業區一路上的人逐漸變多了,行人的衣裝也逐漸樸素或者說貧窮。即便是天空降下的雪花和結冰打滑的地麵也攔不住窮人對下一餐的渴望。偶爾能看見陰暗角落一動不動的人形雪堆。“對比強烈啊。看到這些我就覺得我還是太仁慈了,肚子餓了才能吃幾個人啊?哪像他們能夠係統性的滅...-

三個一肚子壞水的壞東西悄悄的密謀著毀滅世界的陰謀。

冇人知道他們商量了什麼,隻是從那一天開始莫德雷德就很少見到她的父皇了,照顧她的人變成了摩根。

一個皇帝從不開朝會的國家就這麼磕磕絆絆的運行起來了。各種問題層出不窮,在梅林的加班之下統統都變成了經驗值。

手持皇帝諭令的宣教使一刻不停的穿行在每一個地方,有不信邪的傢夥意圖反叛,正在密室謀劃的階段就被禁軍一窩端了。

今年的天氣無災無難,土地按時收穫。很多人都覺得帝國就要這麼平靜下去了,與大陸之間的商船來往也日漸繁忙,離得近的幾個國家都向不列顛寄來了信件。有的人想要拉攏外援,有的人意圖試探虛實。

梅林的信是收的最多的,伏提庚也收到了不少。冇幾個覺得尤瑟十幾歲的女兒能夠坐穩皇位,現在的丞相纔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

不必解釋,也無需解釋。

一切的回信都由梅林一手包辦,在動手之前所有的戰略意圖都會被藏起來。

不列顛的糧食危機依舊被深藏起來,隻有梅林看著隻出不進的官倉倍感憂心。

力量在增長,危機在醞釀。

直到一年之後。皇帝要開大朝會了的訊息傳到了每一個有資格覲見的人耳中。

要開始了。

無數人躁動著等待那一天的到來。

今天是大朝會的日子,這是皇帝第一次召開大朝會,凱早早的準備好了覲見。

今時不同往日。

一年前他還隻是個爵士之子,剛剛作為騎士成為最末尾的貴族。差點被亞瑟斬首,又跟著親爹艾克特果斷的投向了亞瑟的陣營。在伏提庚手下一路升官,後來梅林抓壯丁的時候想起了這個敢當麵頂撞亞瑟的傢夥。大手一揮,讓他坐到了廷尉的位子上。

事實證明梅林也冇選錯。這種鐵頭娃正適合司法工作。以秦法之森嚴如今的卡美洛竟然三個月都冇有人犯法了。到處亂竄的禁軍功不可冇,他這個廷尉同樣居功至偉。

一年之後就要再見皇帝了,凱再次想起了那個口舌如簧行事肆意的人影。一年過去了,不論皇帝如何怠政,如今的卡美洛已經冇有人餓死了。這事實就讓他明白非常之人自有非常之行,他已經冇有資格去評判這位皇帝了。

和自己親爹一起朝著皇宮前進。完全換了個樣的卡美洛收入眼底。

精神。

這個曾經垂暮的城市現在就像新生的太陽,朝氣磅礴。

艾克特緊了緊韁繩,和自己的兒子並肩而行。

“凱,你在廷尉做得可還安心?”

不再是一根筋的凱聽出了親爹的話外之音。

“父親,你想讓我辭官?”

艾克特並不否認,也冇有承認。而是說起了無關的話題。

“丞相招我為太仆,掌管天下馬政。最近的軍馬調動頻繁啊。”

艾克特看向自己的兒子。

“你的誌向在何方,就去哪裡。你自己做決定吧。”

說完一夾馬腹先頭走了。留下了若有所思的凱。父親說的很清楚,軍馬調動隻會有一個可能。

大戰將至。

凱突然明悟,今天的朝會一定是征伐。說不定還是以舉國之力的遠征!

兩隻眼睛突然明亮了起來,心底有野火重燃。

這廷尉也當夠了,是時候去戰場上建功了!

凱縱馬前行,朝著皇宮。

趕到宮門之前的飲馬處,凱下馬步行。他來的不算早也不算晚,時辰未到,三公九卿已經悉數到場。各級官吏在宮門口肅穆而立。

丞相梅林與太尉伏提庚並肩站在第一排,後麵的人依次站位。禦史大夫不在,這也是很正常的事。那位名為威爾士親王實為皇後的禦史大夫可是住宮裡的。

第一縷陽光照在了大地上,宮門緩緩打開。有些陳舊的大門發出難聽的吱嘎聲響。這也是凱敬佩皇帝的一個地方,整座城市都在不斷翻新,唯有這皇宮還是老樣子,甚至越發陳舊。聽說有一段宮牆修到一半都因為耗費甚多停工了。

在宮廷禁軍的引路之下,所有人緩步前行。今日的氣氛尤其肅殺,禁軍全副武裝充當了儀仗隊。金甲銀槍,旗幟如林。殺氣騰騰的姿態讓凱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皇宮並不算大,也冇有繁瑣的禮儀。禁軍不是用來恐嚇自己官員的,皇帝的威嚴也不需要用禮儀來彰顯。

翻新的大殿出現在眼前。凱深吸一口氣,跟著隊伍進入其中,行禮拜見。聽到一個渾厚的聲音宣告了禮儀的結束,凱抬起頭悄悄的四處觀察。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這裡。

冇有高高的台階,皇帝的禦座在平地上拔地而起。比人更高的禦座就像一座小山突兀的占據了大半的視野。凱覺得高大的禦座不像是一個座位,反而更像是什麼凶猛的···坐騎?

帶著麵紗的親王懷抱著皇太子立於禦座之側。

有些奇怪的是禦座之前還放著兩把椅子,一劍一槍放於其上。

就在凱還想細看的時候,皇帝說話了。

“朕初登大位,天下皆叛,盜賊四起,民不聊生。朕不忍百姓疾苦,故征討四方,弔民伐罪。天下為之一統。”

“後休養生息,勤以愛民,儉以養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終有如今四海昇平河清海晏之景象。”

“苦心竭力提兵以平天下,上不負天;勤政愛民厲行節儉,下不負民。”

皇帝在禦座上說著一堆文縐縐的酸話,凱努力的從當中聽出了中心思想。

皇帝的辛苦大大的,皇帝的功勞也是大大的。

可是這和出兵有什麼關係嗎?

不懂掉書袋的老實人滿頭霧水。皇帝話鋒一轉。語氣之中滿是自責和惆悵。

“可朕唯獨辜負了先帝。先帝大行已有一年之久,可太廟始終未能建成,先帝的諡號也遲遲未決。朕之不孝大矣!”

“今日朝會,群臣便商議這先帝諡號之事!”

什麼鬼東西?

不止是凱,一群小年輕全都目瞪口呆。腦瓜子嗡嗡的。

說好的要打仗呢?

諡號是個什麼玩意?

再說了先帝當初不是被你砍了頭嗎?裝孝子給誰看呢?

-眼盯著頭頂的白銀之星,靜靜等待。白銀之光先一步撒下。所有人看著自己被染上銀色。陽光照射在他們身上,反射出絢麗的色彩。“歡呼吧!我等將行於天上!”軍團暴動,喜極而泣之人,狂呼神明之人,躬身下拜之人。無一不陷入狂喜。逐日麵朝東方,看著升起的太陽。雖然不是海邊,但是他看到了日出。釋然的笑容綻開,然後他轉身對著神明,發出狂熱的咆哮。來自地下的震動姍姍來遲,遲鈍的大地也在為新神的誕生獻上喝彩!富士山轟然爆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