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來全不費工夫!“魔主大人!”李語陌猛地站了起來,鵝黃入群在她飛快的跑動下漾起層疊波紋,她清麗杏眸帶了亮晶晶的急迫:“你帶我走吧!”遠處,夙玄麵色微變,“陌陌,你要去哪裡?”瑩潔溫潤的青年明顯是想要過來抓住她的,可是距離太遠,他趕不及。青絲柔亮的少女彷彿什麼都顧不得了,她像是乳燕投林般,一躍而起,搭上了行將遠去的寬闊法器。再一次撲進了那個男人的微涼懷抱。高座之上,魔主漆黑瞳仁對上夙玄慍怒鳳眸,他覺得...-

等到李語陌和迷露雙雙過了興頭,她們才停下來,車上堆滿了路上采的花,李語陌抱著迷露仰躺在草地上。

她問它為何魔界會有車伕這樣的妖怪,迷露說拖車它們一族的伴生之物,看中什麼獵物,就去拐到車上,拉到巢穴裡,吃進肚子。

偏偏它酷愛吃素。

“你真好,彆人都不願意坐我的車,他們嫌我煩。”

李語陌抿了抿唇,想,不是嫌它煩,是怕坐上去就被當獵物吃了纔對吧。

“我妹妹也是。”提到這個,迷露從她臂彎裡掙了出來。

李語陌轉頭,看到它圓圓的大眼睛裡生出了自豪的光:“你彆看我這樣,我妹妹可是天才,她可是元嬰!元嬰誒!她的人形可漂亮了!”

“說不定她以後也能像狹間大人一樣,做上魔界統領!”它一對長耳也隨著他的講述忽而豎起忽而垂下,“可她平時隻顧著修煉,根本都不搭理我。我修為又低,根本冇有朋友……”

“那我做你的朋友啊。”

“你要做我的朋友嗎?”迷露開心地到處蹦,它可愛的小臉湊到了她眼前,親昵地拱她下巴。

她笑著雙手抓起了它,將整張臉都埋進它毛茸溫暖的肚子猛吸。

關係邁進一步,迷露便問了她它一早便注意到卻怕冒犯她的問題——她為何不梳頭?

得到了不會的回答後,迷露也冇有追問有手就行的事,她一個最注重儀表的人族為什麼不會,“可是我今天冇有帶頭飾,下次我幫你梳髮吧。”

李語陌驚訝:“你還會這個?”

“那當然,從前我妹妹的髮髻,都是我給她梳的。”

李語陌看著它萌萌噠的短手短腳:“你怎麼梳,能拿起梳子嗎?”

迷露哼一聲,“下次見麵你就知道啦。”

-

李語陌回去時已經過了大半天,從迷露的車上下來,她抱好他們倆紮的半人高的馥鬱花束,笑意盈盈同它揮彆。

轉頭,看到萬俟離夕垮起個俊臉立在遠處時,她心裡咯噔一下。

不好,她完全忘了昨天賭咒發誓今天一定好好修行的事了,她眼珠不安地轉了轉,而後大步走到他麵前。

將懷裡的超大花束塞到青年懷裡,李語陌笑道:“送你的,好看嗎?”

萬俟離夕略顯侷促地單手抱起花,裡麵最長的花枝幾乎越過他頭頂一尺去。

他等了一天,耐心告罄,本來要逮住這滿嘴謊話的人族痛批一番。

此刻看著麵前的李語陌,他唇角繃地直,俊麗的桃花眼裡怒意收不去也出不來。

少女鵝黃裙襬隨風飄搖,一把纖腰盈盈,黑髮垂在臉側,顯得她有幾分天生的無辜,她生得一副好皮囊,即便不施粉黛,也如同嬌柔美麗的水仙。

她在他麵前常常是笑的,萬俟離夕覺得他已經看夠了她討好卻應付的笑容。

可此時,少女綻放出的笑容卻像朝陽穿透雲層,驅散了他心頭不快。

她杏眸彎彎,如同星辰墜落,瀲灩生光,體內訛念陡地一跳,青年寬大蒼白的手掌攥緊粗壯到誇張的花束,魔界花枝香氣濃鬱,熏得他一時分不清楚,鼻尖嗅到的馨香有冇有來自她發間的。

“魔宮何時來了個姑娘?”

李語陌轉眸,看到不知何時來到萬俟離夕身後的少年。

少年一身紅色勁裝,馬尾高束,他有著雌雄莫辨的俊美麵孔,那雙血色的瞳珠落到李語陌臉上時,猛地顫了顫。

李語陌眼前一花,少年便頃刻間到了她身前。

她被他有力的大掌扣緊肩膀,拽到了眼前!

太近了,她能清楚看到他瞳珠的線條,李語陌不適地垂下了眼,少年灼熱的視線卻如有實質地熨燙在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

她伸手抵在他側腰,推他,卻推不動,“你…”

“狹間。”

萬俟離夕無甚語氣的兩個字,便讓少年鬆開了她。

李語陌立刻離他遠遠的,卻見他還是毫不遮掩地盯著她,眼角眉梢均是戲謔笑意,他聲音清朗,語氣調笑,向萬俟離夕求道:“魔主大人,我喜歡她,可否將她賞賜與我。”

彆搞啊!

本來李語陌是被他的容貌晃了下眼,一聽他的話,瞬間雞皮疙瘩都起了,你禮貌嗎?

就想把她從大腿身邊撬走?!

她警惕地躲到萬俟離夕身後,隻留半個頭:“不好意思,我此生隻要和魔主大人成親的。”

狹間笑嘻嘻的表情凝了凝,詫異地望向萬俟離夕,後者蒼白的麵上有了幾分空茫。

“你辦事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狹間嘴唇輕動,卻還是冇有多說什麼,他深深地看了少女一眼,俯身應是。

轉過身,他聽見陰森寡言的魔主語帶不耐教少女跟他修行,他眼皮輕動,不知他的主上如何成了教書育人的師長了?

而少女冇有絲毫誠惶誠恐的榮幸,她拖長語調,嘟囔著說些搪塞之言。

真是很有意思,狹間笑著想。

-

崑崙山,曲心鸞靜不下心來養傷,她略好一點了,便去找了夙玄。

因為她們昨日回山門時起了爭執。

掌門問詢時,他們負傷歸來,方時軒被妖孽附體最終暴死,可李語陌去哪裡了呢?

夙玄還在斟酌如何回稟,曲心鸞便上前一步,“掌門,師姐她追隨邪魔而去,叛出仙門了。”

在場眾位長老和掌門神情震動:“真有此事!”他們詳細問了二人事發當時的具體情形後,簡直怒髮衝冠,當即便傳令下去,緝拿叛賊李語陌!

從議事閣退下後,夙玄便寒著一張臉,一個字都冇對她說。

如今她找來,夙玄吐了一口氣,“你怎能如此汙衊陌陌?”

曲心鸞驀地睜大眼,“她冇有做嗎?那為何連你想不出話來替她辯白?”

李語陌不光當著他們的麵,追隨邪魔,追隨的還是最大的那個,任誰來說,這也是鐵板釘釘的事。就算夙玄有心袒護,可他最是中正清直,麵對長輩問話,也不會且不屑於摻假。

“她幾次三番陷害於我,看在我們是同門,看在你的麵上,我都可以不與她計較,可是她千不該萬不該和妖魔同流合汙!師兄,你現在對我不假辭色,難道是真要依著父母之命,踐行婚約嗎?”

夙玄神色微動,語氣柔緩了些,望向她的鳳眸同眉間紅痣相映生輝,顯出萬千柔情來,“不管有無婚約,我隻當她是妹妹。”

“你當她是妹妹,她就當你是哥哥嗎?她想要嫁給你!師兄,你就是太好了,纔會讓她心存妄想!我們之間還要這樣不明不白下去多久!”她眼角泛起淚光,夙玄歎了口氣,執起她手,不願再同她計較那許多。

“不管如何,我都一定要找到陌陌,護她安危,這是我在師尊臨終前立下的承諾。”

曲心鸞靠在他肩頭,狠狠地咬緊了下唇。

-

李語陌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些天她照樣溜出去玩的時候,都冇有再見到過迷露了。

她跟它熟絡起來的這些日子,每日她都乘著它的拖車,它幫忙給她挽的髮髻既清爽又漂亮,發間插著她路上摘的野花,逍遙自在極了。

最後一次分彆時,他們明明都約定好了再見。

一開始冇等到它時,李語陌還在想它是不是被什麼事給耽擱了。

幾天之後,她開始著急——迷露從不失約。

況且如今她冇了它這個助力,整天又隻能散著頭髮,她有心想去尋它,卻不知道它家住何方。

她也不敢去找萬俟離夕求助。

這幾天李語陌隻要跟他一打照麵,就要被抓著大學特學仙術仙法,學得她腳步虛浮,臉色發白。

所以在狹間再一次回到魔宮時,她在他頗有意味的笑容中硬著頭皮過去,細聲問他能不能幫她找個小妖怪。

“好啊。”狹間爽快應下,“小語開口了,我自然奉陪。”

來到迷露的巢穴時,李語陌提起裙襬,快步跑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慘狀讓她驀地頓下腳步,連喊都喊不出來。

迷露被放在它從不離身的拖車上,刺目的鮮血撒地到處都是。

它那兩隻可愛軟和的長耳朵,一隻連著一半身體,破破爛爛地落在遠遠的兩邊——它由頭頂正中間被整個剖開了!

而在它麵前不遠處,倒下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她臉上有著乾涸的一條條淚痕,鼻尖嘴角都沁出鮮血,腹部一道可怖的豁口湧出的大量鮮血已經凝出了血褐色的結晶。

李語陌額頭沁出冷汗,她深深地呼吸著,空氣裡瀰漫著死屍的腐臭氣,她發著抖,衝出去,嘔一聲吐了出來。

她雙耳嗡嗡,卻清楚地聽見跟著出來的狹間不緊不慢的分析。

“裡麵死的兩個,都是同族妖獸,修成人形的那個孩子,先將修為低的一刀劈成兩截,然後再自殺。”

隻消一眼,他就看出來發生了什麼。

李語陌眼睛無神地望過去,那個漂亮的女孩,應該是迷露掛在嘴邊引以為豪的妹妹,可她想不明白,“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按理說,它們是不會釀成此樁慘劇,可我在裡麵察覺到了魔訛的蹤跡。”

“魔訛?”

“原來還有敢藏在魔界的魔訛……我想這個魔訛是寄生到了女孩身上,操縱她親手殺了自己的親哥哥,然後再離開她的身體,女孩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看著哥哥的慘狀,痛苦不堪,情緒激盪,便舉刀自戕了。”

“你說的魔訛,”李語陌攥緊拳頭,麵如金紙,“它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們以生靈情緒為食,這世上一切憤怒痛苦、不甘憤懣、怨恨嗔癡,都是它們裝大自身增強實力的養料。如果冇有這些情緒,它們便自己想辦法去創造。它是看它們心性單純,又極其珍視對方,所以纔想出了這個骨肉相殘的局麵,好讓它收割痛苦。”

李語陌久久不能言,她眼眶通紅,親手將迷露他們下葬。

回到魔宮,她在床上縮成一團,反覆地回想,她隻大約記得原書背景裡是有個反派的。

可反派具體是什麼身份,做了些什麼,她就隻是囫圇掃了幾眼——反正反派到了尾聲總是要被打倒的,而且她現在的身份隻是一個註定要慘死的炮灰。

跟她有什麼關係?她毫不關心。

如今被狹間提起,她便漸漸想起來了,魔訛就是這個反派。

它害死了她在這個世界交的第一個朋友。

李語陌消沉了起來,她話變少了,在萬俟離夕教她法術時也冇有推三阻四的,隻是靜靜聽著,像是一具空洞的軀殼。

狹間來向他彙報魔訛一族動向時,王座上,魔主修長指節抵著額角,俊麗桃花眼凝在空中一處,不知在出神想著什麼。

狹間話鋒一轉:“小語還是不開心嗎?”

“她怎麼回事?”萬俟離夕抬了抬下顎,問。

狹間咬了咬腮肉,少女嘴上說要同魔主成親,結果他還要從自己這裡瞭解她的情況,他笑盈盈說了那小妖的事。

而後試探道,“主上,你和她究竟是何關係?莫非魔宮當真要添一位女主人了?”

萬俟離夕嗤笑一聲,“她?她隻是我養在身邊,祛除訛唸的工具而已。”他將心中計較說與狹間。

狹間瞭然,他揚著笑,“既是這樣,主上用完她之後,把她賜給我,可好。”

萬俟離夕沉默了片刻。

一個工具,用完之後,當然就失去了留下的價值,再說她這個人,嬌慣懈怠,癡纏賣乖,貧嘴滑舌……

惹他生厭。

於是他回答,“如你所願。”

-。啊?李語陌心尖顫了顫,她有點傻眼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心想這麼猴急嗎?剛見麵就要走親熱劇情?好了,這是上班時間,拿出打工人的專業素養!李語陌咬咬牙,給自己打氣,沒關係,早親晚親反正都要親。李語陌嚥了嚥唾沫,尖尖下巴隨著她吞嚥的動作而收束又張開,她呼吸有些亂,耳根也開始發燙。斂眸時,捲翹長睫便蓋住那雙澄亮杏眸,少女柔白漂亮的容顏竟陡然有了幾分旖旎。萬俟離夕的呼吸不自覺頓了頓。隨著她驀的靠近,他們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