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太陽照常升起

,冇有浪費甘國陽的傳球。顯然在輸掉上一場比賽後,他們也無時無刻不想著複仇。適當的仇恨,是激勵人前進最好的烈酒。史蒂夫-拉文、懷特和皮特曼冇想到僅僅一個星期後,雙方的賽場表現就出現了反轉。拋開場地、士氣的作用,甘國陽的進步無疑是最直接的原因。“他的進步快的嚇人,爸爸,有人能在一個禮拜的時間裏,學會那些東西嗎?”拉文在比賽結束後問自己的父親。卡普的腦子裏掠過幾個名字,不過這些天才們似乎也無法在一週時間...-

博才幼兒園!

下午放學時間,楚天河親自過來接瑤瑤放學,準備帶她去華南穆府的新家,那裡有女兒最喜歡的遊樂園,女兒一定會很開心。

“爸爸!”

然而,就在蘇蕊牽著瑤瑤的小手,朝著幼兒園大門走過來的時候,瑤瑤的聲音卻帶著幾分哭腔,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

“怎麼了?”

聽到這個聲音,楚天河的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連忙蹲下身子,問道:“腳怎麼了?”

“對不起,楚先生,是我照顧的不好,讓瑤瑤扭到腳了。”

蘇蕊眼眶微紅,連忙開口道歉,楚天河也抬頭看了一眼蘇蕊,比起早上來,蘇蕊臉上的淤青又多了幾塊。

“不關蘇老師的事情,是那個男的推了我一下,我纔不小心扭到腳的!”

聽到蘇蕊跟楚天河道歉,瑤瑤連忙搖頭,幫蘇蕊解釋。

“男的?”楚天河眉頭一皺,轉而看向蘇蕊,開口道:“蘇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爸爸,你彆吵蘇老師,蘇老師可好了。”似乎看到楚天河表情陰沉下來,瑤瑤連忙開口幫蘇老師求情。

“瑤瑤乖,爸爸不吵蘇老師,爸爸隻是想把事情搞清楚。”聽到女兒的求情,楚天河連忙蹲下身子,笑著撫摸著瑤瑤的小腦袋,溫柔安慰了幾句。

“楚先生,實在對不起!”

麵對楚天河的詢問,蘇蕊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對著楚天河深深的一鞠躬,緊接著開口道:“是我冇有儘到一個老師的職責,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也冇有任何理由可以辯解,現在院方已經把我開除了,從明天開始,我就不是瑤瑤的老師了,實在是對不起,楚先生!”

“明天,會有新的老師,來接替我的工作,照顧瑤瑤。”

聽到蘇蕊這話,瑤瑤直接就哭了出來,連忙抱住蘇蕊的腿,開口道:“不,我就要蘇老師,我不想蘇老師走!”

見女兒如此反應,楚天河也是眉頭緊皺,他也覺著蘇蕊不錯,至少對待瑤瑤就像是對待自己親生女兒一樣,不僅僅是照顧的無微不至,還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能夠正確的引導孩子。

這樣的老師,怎麼就被幼兒園給開除了呢?

“蘇老師,有時間嗎?”

看著蘇蕊九十度鞠躬,眼淚落在了地上,楚天河聲音也變得溫柔起來:“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想請你吃個飯,可以嗎?”

聽到這話,蘇蕊嬌軀微微抖動,開口道:“有時間,可是……”

“不會耽誤蘇老師太長時間的,咱們就在前麵的東臨菜館隨便吃點吧!”

楚天河淡淡一笑,低頭看向了女兒,瑤瑤也很懂事的點了點頭,開口道:“蘇老師,你就去吧,我也很想跟老師一起吃飯。”

見父女兩人盛情邀請,蘇蕊也隻能點了點頭,跟著一起去了東林菜館,畢竟瑤瑤是受傷了,這件事情總要跟楚天河解釋清楚。

東臨飯店!

楚天河坐在蘇蕊的對麵,笑著開口道:“蘇老師,到底是遇到什麼事情了,能說說嗎?”

“是我個人的問題,之前交了一個男朋友,想跟他分手,他卻一直鬨,今天他喝了點酒鬨到了幼兒園,這才讓瑤瑤受傷了,實在對不起!”

蘇蕊淚眼朦朧,提起瑤瑤受傷的事情,再次露出了滿臉的愧疚。

“你臉上的傷,是他打的?”

楚天河眉頭微皺,開口詢問。

-在今年的nba選秀中,他重走了哥哥伯納德-金的路,在第10順位被新澤西籃網隊挑中(伯納德-金1977年在第7位被網隊選中。)不過作為哥哥的伯納德-金,已經依靠自己的努力走出了陰霾,成為nba全明星。而阿爾伯特-金能否追趕上哥哥的腳步,就要看他自己的努力和機遇了。伯納德-金心想,如果阿爾伯特能和甘一樣勤奮並專注於籃球,以他的天賦超越自己不是問題。但問題是,在大紐約地區打球不見得是一件好事,特別對老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