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世界——武俠世界,擊敗升級係統

均力敵之勢。僵持間,師妹秋玲兒被黑袍人一掌擊飛,吐血倒地不起,其他幾人在黑袍人的連番攻勢下也無法抽身去檢視師妹情況,不禁心下駭然,幾人都是青雲派弟子中的佼佼者,今日偷跑出來才知人外有人,隻怕此次要送命於此。隨行之一陳洛不禁大叫:“林師兄!快想想辦法啊!”見此情景,林凡心下一凜,他近日從係統那習得了《天心劍法》,此劍法並非門派武學,而是江湖中難得一見的秘法,因此林凡起先並不打算暴露於人前,隻等之後門...-

第355章

醜國科研界的反應

登子此刻一臉絕望,

剛剛他也在看周易的直播采訪。

這種全球聞名的知名學者采訪,關係到世界的格局,

一舉一動都是值得無數的政治家分外關注。

登子當然也不會例外。

登子此刻再高的涵養也坐不住了,大聲的罵道:

“這是總統府,大吵大鬨叫什麼?

你可是醜國的高級官員,慌慌張張,是想要被解聘嗎?”

官員被罵得不敢說話。

登子找到了出氣筒,氣消了之後說道:

“行了,我已經知道了,下去吧,等我們的國會老爺們的說辭吧,

也等我們科學院的教授專家們的說辭吧。”

官員這才唯唯諾諾的退走。

登子此刻癱坐在椅子上,冇有說話,

內心下了一個極為重大的決定,也許自己該退休了。

自己不能成為醜國曆史上最慘的總統。

怎麼也得讓下一任背鍋才行。

拖累醜國,讓醜國衰敗的總統絕對不能是自己。

登子內心瘋狂咆哮。

人老了,就得考慮一下曆史上的名聲。

登子顯然也把自己的曆史名聲給考慮了進去。

就在登子絕望之際,周易的新聞釋出會還在繼續。

線上的兔國人再次沸騰了。

周易剛剛說的話他們全部都聽到了,

接下來的應用方向竟然是空天母艦與空天戰機。

不愧是周易院士,科幻之中的東西竟然會引進現實。

不過想著核聚變強大的驅動力,也許這真的不是難事。

彈幕早就已經瘋狂了。

【期待未來有一天可以坐著空天母艦馬踏鷹醬。】

【腳踩登子,手撕鷹醬,吼吼吼,周院士,我永遠的超人。】

【大炮射程範圍之內,皆是真理!周院士永遠的神。】

專屬釋出會進行了很久,到了要結束的時候,周易意識到看這場可控核聚變新聞釋出會的人是全球的人,

所以想到很多數學家肯定也會關注這場新聞,直接打了一個廣告,說道:

“年末渝高院將會舉行數學年會,屆時渝高院前麵幾年數學成果將會做一個報告,

其中就有NS方程的報告、六維球麵上覆結構存在問題報告、岩澤理論的主猜想報告。

屆時我們將會邀請知名數學家一起來作報告,也歡迎全世界數學家來這裡聽報告。”

周易最後這番話才提醒了全世界,周易在今年年初宣佈解決了NS方程。

但是周易一直忙著可控核聚變一直冇有能開釋出會。

冇想到今年年末竟然舉辦了一個渝高院數學所年會,

在年會上進行報告。

這是在提高渝高院數學所的影響力啊。

世界數學中心的轉移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成功的,

也不是一年兩年就能夠成功的。

而是長年累月用成果震驚數學家,緩緩轉移的。

現在的周易無疑是在鋪路,在加速這一過程。

此刻記者們哢哢哢哢的拍照,記錄這一偉大的曆史性時刻。

線上觀看的數學家們已經默默的開始詢問渝高院數學所的熟人了。

看渝高院數學所的年會能不能讓自己去做一次報告,或者邀請自己去參加年會。

那可是NS方程,就算是除了NS方程,六維球麵複結構存在問題也是世紀性難題,

都是值得去傾聽的好課題。

在數學界的影響力都十分的巨大。

特彆是周易的論文,如果冇有問題,又是一門新的數學學科誕生。

裡麵的偏微分方程與微分幾何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彷彿是開辟了一門新的數學學科,甚至還帶數學其餘分支的影子。

一場新聞釋出會,一直開到了晚上九點多鐘才結束。

無數人感覺都冇看過癮。

而晚間新聞也是放到了九點多鐘纔開始播放其餘的新聞,

一時間,晚間新聞因為周易延遲到晚上九點多再次登臨全國各個平台的熱搜。

而在國外,周易的照片也是登臨各大媒體與網站頭條,

這一天,全世界每一個國家的媒體新聞頭版全部都是周易,

偉大的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人工智慧鼻祖、核聚變首席科學家周易,

史上最年輕的菲爾茲獎得主、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各自一係列的頭條層出不窮。

全世界的人民為之矚目!

周易在今日是真真正正全世界聞名,家喻戶曉。

全球第一流學者。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一個院子之中。

米爾諾、德利涅與威騰等一眾醜國各個大學的頂級數學家、物理學家此刻正在喝著小茶,聊著天,分析著眼下的局勢。

“德利涅,我是真冇想到,周易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功,

你說當初我要是再向上麵多申請一些條件,許諾更高的官位與權利,

周易是不是會留在這裡?”

米爾諾帶著無儘的感慨說道。

當初周易在這裡讀博的場景現在還曆曆在目呢。

德利涅瞥了米爾諾一眼,說道:

“你覺得可能嗎?”

米爾諾不由得笑罵道:

“哼,伱肯定是笑開了花,畢竟你們歐盟與兔子聯盟了,

未來說不定還會幫你的母國比利時建造核電站。”

德利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說道:

“醜國估計也快要成功了纔對。當初q正的實現已經過去了六年,最遲二十年之內也能夠應用纔對。”

威騰說道:

“這個問題我倒是知道不少,快則10年,慢則20年,應該會有一個結果。

畢竟後來者的路總比開創者的路要容易許多。

而且現在的技術也不可能說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

有一點蛛絲馬跡,配合我們強大的團隊,路要好走很多。”

威騰這話倒是不假。

開創者的路永遠是最難走的,後繼者的路總是要平坦許多。

一旁的一個主要研製核聚變的物理學家說道:

“我猜測他們主要是氘氚聚變,而不是氦三聚變。也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會不會實行登月與殖民火星。

國會老爺們經過這次之後,應該會給我們多投一些錢纔對,

核聚變是我們提出來的,我們理論也紮實,隻要砸錢,我們也能做出來。”

米爾諾好像想到了什麼,原本頑皮的臉上突然變成了驚恐,說道:

“地球上的氦三大多數在我們手中,我感覺周易不是無知之人,他很早之前就在佈局了,

那個通訊係統你們知道嗎?

他很早就開始在做了。

通訊係統的原理我十分清楚,他絕對是用了開普勒猜想的數學原理。”

“有了這個基礎,恐怕後麵他們真的要去月球跟火星了!”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五六年還是六七年前!?

巧合還是故意為之?

要是故意為之,那就太恐怖了。

難道他真的在六七年前就覺得自己可以解決核聚變這個難題?

地球上的氦三很少,但是月球上的很多的啊。

“這是要一步先,步步先的節奏啊。醜國在登月這個領域已經無能無力了,

就算是啟動當初的技術也無能為力,

第六代戰鬥機、核聚變國會老爺們都要投錢,

以他們短淺的目光,根本不會投錢,他們甚至還會高興掌握了大量的氦三。”

坐著的核聚變物理學家突然暴起罵娘。

國會那幫子人是什麼尿性,他們一清二楚。

這個時候讓他們投錢在登月上,估計等來更多的是質疑與調查。

威騰也說道:

“這個問題必須得重視起來啊,米爾諾老先生,你得出手幫忙做理論方向,我們在這個領域必須突破。”

米爾諾歎了一口氣,他是周易的老師不假,但是他也是聯邦的公民,

他有責任與義務為他的祖國做事情。

雖然他已經快百歲高齡了。

涉及到了國家之間的博弈,很多時候根本不是個人能夠決定的。

時代的塵埃落在了他們這種頂級學者的身上,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在座的教授誰內心不推崇周易,

周易有周易的使命,他們也有他們的使命,

他們欣賞周易,但並不代表不為自己的母國效力,

更何況他們的母國江河日下,岌岌可危,麵臨各自問題。

作為學者,他們也要學周易為自己的母國效力。

個人情感隻得讓位於國家了。

米爾諾又歎了一口氣,說道:

“我會帶著我的學生試一試的,那個之前研究開普勒猜想的傢夥叫啥,也讓他來我這裡。”

“他叫黑爾斯。”

米爾諾點了點頭,說道:

“對,冇錯,就是他,讓他來,我這個老東西在為母國最後一點貢獻吧,就是不知道何時才能追上他們。”

德利涅依舊高冷,風情雲淡的說道:

“這不是你一個數學家應該擔心的問題。你應該擔心的問題是應該想一想渝高院數學所的釋出會。

我們世界數學中心的地位你難道冇發現嗎?

現在正在一點一點往渝高院數學所轉移嗎?”

德利涅這話倒是提醒了他們,科學技術好像正在全麵往東方轉移。

威騰也是拿過菲爾茲獎的物理學家,說道:

“周易在新聞釋出會說的那幾個數學問題除了NS方程之外,

都還比較重要,看來周易是鐵了心的要把渝高院發展成為世界第一數學中心了。”

“我們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數學中心地位也不能讓出去啊。”

眾人沉默,周易太強了,

強到現在大家要聯合多個醜國高校的教授們一起出手。

“今年就不去渝高院了,我們再去渝高院就是為他們造勢,

線上聽一聽就可以了,如果有錯誤,直接發文指出來就行。”

德利涅淡淡的說道。

周易也算是他的學生,但是私人感情在學術派係之間,也隻有讓位了。

他們對周易已經是仁至義儘,從某種角度來說,周易對於他們的付出遠不如他們。

周易當初一路走來,少不了德利涅與米爾諾的造勢幫忙。

雖然周易的成果是無比匹敵的,但是米爾諾與德利涅在醜國這邊造勢的功勞也無法抹去。

醜國學術界甚至整個醜國可以衰落,但是絕對不能在他們手中衰落。

這個罪名,誰都無法承受。

渝高院,

新聞釋出會結束之後,周易與李建剛院士、潘院士等人一起前往食堂吃飯。

李建剛院士帶著一絲感歎說道:

“周院士,今日之後,您恐怕是全世界家喻戶曉人儘皆知了。”

潘院士也說道:

“人類的功臣是不能被遺忘的,在古代,周院士可能已經成為了聖人。”

周易:...。

兩個院士的話雖然有些誇張,但是事實還真是如此。

周易感歎了一下,說道:

“先去食堂吃飯吧,餓了餓了。”

吃飯的時候,李院士說道:

“本來還有事情要與周院士商量,不過見周易院士有些累,那就明天再說吧。”

其實不僅是周易累了,李院士與潘院士一大把年齡了。

開個新聞釋出會與媒體鬥智鬥勇也十分的累。

所以周易並冇有拒絕,說道:

“有事情,明天再說,我剛好也有一些想法需要向高層傳達訊息。”

二人紛紛說道:

“好。”

“趙大友你最好向上麵說一下,派出一個有分量的人來,這個事情很重要。”

周易對著趙大友,十分鄭重的說道。

趙大友看到周易表情嚴肅,知道肯定不是小事情,說道:

“好。”

從食堂吃完飯之後,周易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裡。

應付記者比工作還要累。

洗漱完畢之後,周易坐在夏雪旁邊看夏雪寫小說,

枕在夏雪雪白的大腿上。

“學長,今天新聞釋出會怎麼樣?”

夏雪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問道。

周易冇好氣的說道:

“煩死了,這些記者,不過明天的會議比較重要。”

夏雪低下頭,看著腿上的周易,美眸眨了眨,一臉疑惑的問道:

“恩?”

周易說道:

“這隻是第一代氘氚核聚變,我覺得我們需要開始著手準備第二代可控核聚變。”

夏雪不是很懂這方麵的東西,隻是點了點雪白的額頭,輕聲說道:

“是佈局未來嗎?”

周易說道:

“冇錯,除了佈局未來,還有的是想要檢視一下月球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很好奇月球到底是不是外星人以大驅動力拉過來的。”

“嗷,原來是這樣嗷。”

夏雪白皙的臉頰有些紅,因為周易手在做一些不老實的動作。

-喻戶曉。全球第一流學者。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一個院子之中。米爾諾、德利涅與威騰等一眾醜國各個大學的頂級數學家、物理學家此刻正在喝著小茶,聊著天,分析著眼下的局勢。“德利涅,我是真冇想到,周易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你說當初我要是再向上麵多申請一些條件,許諾更高的官位與權利,周易是不是會留在這裡?”米爾諾帶著無儘的感慨說道。當初周易在這裡讀博的場景現在還曆曆在目呢。德利涅瞥了米爾諾一眼,說道:“你覺得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