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零一章 就從了奴家吧(2/3)

手。“冥頑不靈!”林洛看著另外七個蠢蠢欲動的妖修星帝。空間切割發動,刷刷刷,八大妖修星帝同時陷入了空間碎裂的泥淖中,一道道空間刃無情地劃過他們的身體。對他們造成了致命的威脅!這是法則的力量,就好像剛剛形成的星空蟲洞。那狂亂的力量甚至能夠將星帝巔峰都生生削死!八大妖修都在苦苦掙紮,他們是可以逃,但戰鬥是他們挑起的,若是就這麼跑了,以後還有臉和人類爭奪利益嗎?除非他們願意讓出升陽星的一切利益,否則這一...解鈴還需係鈴人,林洛決定找師秀影好好談一談,讓對方明白自己可不是林滄羅,並沒有什麼野心。

想到便做,以他此時的實力已經不再需要猶豫不決,況且這也不是他的風格。

他來到了亂空殿,而距離亂空殿還有萬裡之遙時師秀影便已經有所感應,提前在宮殿門口迎接他的到來。

“亂空前輩!”林洛抱拳為禮,雖然他此時的實力已經遠在亂空至尊之上,但看在柳半煙和小丫頭的麵子上,這一聲前輩他叫得心甘情願。

師秀影卻是柳眉微皺,顯然林洛這稱呼還是一種表態,並沒有打算接受她的“美意”。她淡淡一笑,道:“你已經是當世至尊,在身份上絲毫不比我低,無需再稱前輩!”

她雖然含笑,但臉上的表情卻是無比地堅持。

林洛也笑了笑,並不打算與對方在稱呼上多做糾纏,道:“我有話直言,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我就是我,隻想過簡單平凡的生活。不知道這樣說,亂空至尊是否可以放心?”

師秀影搖了搖頭,道:“人的想法是會改變的!”

林洛不由地臉色一黑,這女人怎麼就是認定他會變壞呢?真是氣死他了!

師秀影突然一笑,猛地綻放出絕美風情。風楚憐傲嬌、火夜蓉熱情,而這位絕代佳人則是無比得溫柔,這一笑有若萬千鮮花怒放,讓林洛心中的不滿瞬間消失。

“禍水!大大的禍水!”林洛心中怦怦怦地跳,有一種意亂情迷的恍惚。

“為什麼要拒絕我?難道我長得不夠讓你動心?”師秀影從容地問道,達到至尊級別自有一股理所當然的傲氣,即使問出這樣本該羞人的問題卻是如同在問好一般,毫無一點的不自然。

不動心?

能夠對這種級數的美女不動心的男人根本不存在!

當初林洛在誤以為風楚憐是男人的情況下都是不自禁地心簇搖曳,而師秀影又不比風楚憐遜色。魅力自然也是無需置疑。

束縛林洛的,是對方為什麼要委身於他的原因!

居然是為了監督他!

林洛從心底的最深處排斥這樣的美人恩,就算他身邊沒有一個女人也絕不能接受這種如同交易般的關係。當上床需要代價的時候。那麼男女之間就是恩客和妓女的關繫了。

他嬌妻成群,況且風楚憐和火夜蓉又絲毫不比師秀影遜色,乾嘛要像一條公狗似地圍著師秀影呢?

師秀影溫柔再笑,款步走到林洛身前。以一個曼妙無比的姿態向林洛躬身拜倒,然後抬起俏臉,道:“夫君。收了奴家吧!”

嗡,林洛一陣熱血沖頭。

妖、妖精!

堂堂一代至尊居然也會擺出如此低姿態來,瞬間讓林洛心中的不滿不翼而飛!誰說溫柔的女子就不會耍心眼,這耍起來可比尋常的女人都厲害百倍呢!

特別是她現在這個姿勢,粉頸如白玉雕刻,白嫩光滑!而低垂的領口可以隱約看到兩座渾圓山峰,好大好圓、好白好挺!

林洛不自禁地咕嘟一下嚥了口口水。不是他自製力差,而是師秀影、火夜蓉、風楚憐這三個女人都是上天派下來禍亂人間的妖精!

收…還是不收?

不知怎麼地,林洛想到了林滄羅的臨終遺言,這樣一代梟雄都是念念不忘師秀影和火夜蓉,可見這兩位絕代艷姝有著多麼強大的魅力!

這樣的美人兒要是被別的男人摟入懷裡…林洛突然有股沖動。誰要敢他就把誰給剁了!

什麼是禍水?這就是!根本不用說什麼話,一個眼神就能挑動起天下大亂!

“夫君――”師秀影低低一喚,眼神中閃動著柔媚的艷光,讓人怦然心動。

林洛不禁口乾舌躁,他心一橫,一把便將師秀影抄了起來扛在肩上,孃的,誰怕誰啊,今天不好好收拾這個娘們,她就真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啊――”師秀影沒想到林洛居然會這麼直接,不由地發出一聲驚呼,兩隻玉拳在他的胸口捶打起來。

林洛哈哈大笑,總算有股扳回一城、占了上風的感覺,他大步往前走,很快就來到了一間偏殿,這是沐浴的地方。整個殿中就隻有一座巨大的水池,清水透徹,有一股沁人的芬芳。

嗵通,林洛直接跳進了池水裡,身體往下一沉,不但是他,連師秀影也是渾身濕了個透。

“哎,別弄臟了水!”師秀影連忙叫道,這池水可不簡單,乃是天潤靈泉,有潤膚美容之效,數量稀少得可憐!

林洛嘿嘿一笑,隨意踢出兩腳將鞋子甩到了池外,將懷中的美女抱起放到池邊上。

師秀影穿了件白衣的長裙,此刻被池水一浸透頓時貼在了她身體上,將她豐滿性感的胴體完全勾勒了出來。

穿雲一般的高聳玉峰,滾圓豐滿的屁股,如同蛇樣的細腰,修長的雙腿筆直、挺拔!

在美麗程度上,師秀影、火夜蓉、風楚憐難分軒輊,不過要說到身材的傲人,那麼師秀影絕對是最火辣的,畢竟是生過一個孩子的,豐滿的程度可絕非風楚憐和火夜蓉可比。

在林洛充滿侵略的目光下,師秀影微微泛過羞澀,但仍是以溫柔的目光回視著林洛,一副任君品嘗的模樣。

她的溫柔再配合絕美的容貌就是最強烈的媚藥,而天底下也絕對沒有一種藥物可以化解!

林洛不打算這麼容易就放過這個敢用身體做籌碼的女人,更何況對方敢不相信他!

一隻大手按上了師秀影的胸口,那碩大的規模讓林洛一隻手無法完全掌握,而柔軟中又不失彈性的絕美觸感讓他的心都要融化了。

“嗯――”師秀影忍不住發出一聲嬌羞的呻吟,寶貴的胸部被一個男人握在手中,換了誰都會露出嬌羞不堪的表情,畢竟兩人可是第一次發生這樣親密的接觸。

“我要好好地懲罰你!”林洛板著臉說道。

“夫君,你要怎麼懲罰奴家?”師秀影溫柔的俏臉上艷光四射,讓林洛生出一種不管不顧先將她給占有了的沖動。

絕不能這樣!

如果他真得猴急猴急地上馬,那麼在兩人的這場愛情遊戲中,他就是大輸家!

林洛嘿嘿一笑,一指從師秀影的領口劃到臀部,她身上那件白裙立刻被一剖為二,從她曼妙的胴體上劃落下來,彷彿一截白筍從殼裡剝了出來。

真是好白好大好圓好挺!

那兩座玉峰精緻、碩大,輪廓美到了極點,盡管規模碩大,卻並沒有一絲絲的下垂,反而帶著驕傲地微微上翹,頂部是粉紅色的兩片蓓蕾,微微有些發硬的小紅豆含苞欲放。

平坦的小腹光滑如玉,如絲如鍛,連那肚臍眼都是那麼地迷人。

而之下則是一片玉丘,隻在盡頭處才能看到一點粉紅,微微吐著露珠兒,卻隱沒在兩條修長夾緊的**中,看不到一絲絲的縫隙。

林洛一愣,還不相信地探手過去摸索了一番,才哈哈大笑起來。

“夫君,不要取笑奴家!”師秀影向他投去嗔惱地一瞥。

林洛這才收住了笑聲,撚著她的一顆小紅豆道:“不笑,哈哈,不笑!”他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沒想到一代至尊居然生有異象,那秘地寸草不生。

“你還笑!”師秀影發出溫柔的嬌嗔,讓林洛的慾火熊熊燃燒起來。

不行,一定要好好地懲罰這個大妖精!

無論多麼溫柔的女人,在麵對男人的時候都可以化為禍國殃民的妖精,而師秀影絕對是妖精中的妖精、尤物中的尤物。

這樣的美人根本不需要用什麼媚術,隻消一個溫柔的眼神天底下最強烈的春藥!

欺負這樣一個溫柔的女人雖然讓人心疼,可考慮到師秀影居然敢拿自己的身體當成籌碼,這同樣讓林洛十分生氣――如果獨掌九大本源則的人換了其他人,師秀影是不是同樣會這麼做?

一想到這點,林洛就忍不住火大!

他將師秀影的螓首按到了水下,直抵在他的**勃發之地。

嘩啦――

師秀影從水麵之下探出頭,眼神中帶著一絲不解和疑惑,看著林洛。

林洛湊到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然後勾著她光滑粉嫩的下巴,笑道:“條件我開出來了,接不接受就是你的事情了!”

師秀影氣苦地白了林洛一眼,那似嗔似惱的風情差點讓林洛心肝兒都融化了。她咬著紅唇不動,正當林洛以為她堅決不會同意的時候,師秀影卻是自己將螓首埋入了水中。

“哦――”感覺到自己那條怒龍被一隻溫柔的小手抓住時,林洛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嘆,而更讓他激動的則是很快就一層溫暖柔軟的物事將他的怒龍吞下,緩緩地一進一出。

池水富有規律地一波一蕩,沒有多時,林洛抓住池壁的雙手驀然用力,卡卡卡,便是這設下至尊級別的石頭都被他生生抓碎,多出了兩個凹坑來,全身一陣哆嗦,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來。

師秀影從水底探出俏臉來,烏黑的秀發貼在她的玉頸上,她伸手在嘴角邊抹了下,給了林洛一道哀怨的白眼:“這下滿意了嗎?”(人,可是看到萬許年前才隻有初位神一重天的傢夥居然蹭蹭蹭地達到了上天神三重天時,還是震驚到了失聲無語的地步。眼花了?以她的心姓都是有種揉揉眼睛再看的沖動,但理智告訴她這絕對是真的!確實,趙宛白很看得起林洛,也相信這小子有機會可以沖擊上天神這個無上境界,但那不但需要機緣,更需要漫長的歲月積澱!以她估計,這至少也要十億年!可現在才過了一萬多年,這小子不但進入了上天神,而且還是上天神三重天,接近於神界巔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