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九章 林滄羅殞(3/3)

。待到半夜林月璐睡下之後,林洛悄然而出,獨自進入了小鎮中,將其中三隻清玄境的陰屍一一找到,隨意鎮殺。——林月璐想得太簡單了,清玄境的陰屍哪有那麼好殺的,她真要去硬拚的話,根本就是個送!第二天清早,兩人吃過一些乾糧後重新殺進了鎮內。林月璐則是小心翼翼,生怕驚動了那隻清玄境的陰屍,否則他們就隻能退走了。但三隻清玄境的陰屍已經被林洛乾掉了,兩人自然是不可能再遇到,待他們從鎮子的一頭殺到另一頭後,林月璐不...一住供精彩。

“啊――”林滄羅發出一聲充滿悲怒的大吼,雙臂一振,附近的虛空莫不紛紛碎裂。

紫鼎徹底毀滅,這意味著哪怕是他殺了林洛也不可能再得到八道本源法則!即使是他跑得了人,也不可能再從其他至尊神器上吞噬到本源法則!

通往無上境界的道路已經被林洛堵死了!

“老子要你的命!”林滄羅怒視林洛,莫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滾動,單從力量來說他依然是當今天下第一人,隨時都可能被神界排斥出去。

林洛的目光中也閃過一道惋惜之色,在紫鼎之上他傾注了深深的感情。

“死!”林滄羅爆沖而出,一拳轟出,向著林洛暴卷而去。

連紫鼎都下狠手摧毀了,林洛又豈會對這個一直追殺自己的便宜祖宗手下留情,他暴嘯一聲,太古二十斬發動,他轟出了最強一擊。

九法合一、太古二十斬!

無論哪個技法都擁有斬殺一名至尊的威能,更何況是二者合一?

林洛與林滄羅交換了一個位置,兩人背對而立,一時之間都沒有任何動靜,隻有遠處那些在不斷爆炸的星體傳來道道恐怖的波動。

“輸給你,老子不冤!”久久之後,林滄羅終於開口說道,滿頭一直亂舞的黑發卻是平靜地垂在他的肩上,他雙眼中的血紅已經被褪色,但臉上依然充滿了狂氣。

“有什麼遺言?”林洛平靜地說道。再怎麼說,這個梟雄也是他的先祖,雖然打從一見麵開始就對他屢屢追殺,從來沒有將他當成血脈後人。

“哈哈哈,老子一生梟雄,會這麼婆婆媽媽?”林滄羅大笑,但一隻左手和左腳卻已然化灰飄散於天地之間,“不過,老子確實有個遺憾,這就隻能由你來彌補了!”

“去把師秀影和火夜蓉兩個娘們睡了!”

“老子日不成,老子的後代卻日到了,哈哈哈!”

他的右手、右腳也開始化灰,很快就延伸到了他的胸口、整個人!那哈哈哈的大笑還在星空中振蕩不止的時候,林滄羅卻已經徹底消失,彌散在了天地之間。

天地同悲、再降血雨,一代至尊殞落!

林洛心中暗嘆,更是充滿了強烈的惋惜,林滄羅雖然是他不得不乾掉的敵人,但他其實對林滄羅並不恨,雙方更多的隻是立場不同。

“不好!”林洛突然臉色一變,因為隨著林滄羅的身死,他畢生的精氣也在向著林洛湧去!林滄羅本來就是當世力量第一,再加上還有沒有“吸收”完的三件至尊神器的力量,這疊加在一起那還了得?

倒不是林洛會被撐爆,他已經是不死不滅之軀,吸取再多的力量都不可能撐爆他,但這個世界卻有著可以容納力量的上限!

他本來就已經站在世界之巔,再要吸取這些力量的話,絕對會被立刻排斥出這個世界――要麼就是將這個世界撐爆!

無論哪一樣都不是他想要的,而且真到了那時候他寧願自己被排斥出去也不可能去將這個世界撐爆,這裡有太多他在乎的人!

太古二十斬!太古二十斬!

林洛雙拳連揮,將渾身的力量拚命打出去,他現在就是離開也沒有用,所有的力量已是如影隨形,便是他走到天涯海角,在這個過程中無窮的力量就已經在擠進他的體內了!

如果換了正常點的時候,他會把這些力量積蓄下來,通過歡好的方式轉送給眾位嬌妻,可是現在卻哪裡能夠,他這個容器根本不用裝滿就先要被踢出神界了!

給我散!

林洛拚命出拳,一拳比一拳快,嘭嘭嘭,盡量達到“收支”平衡,甚至不惜“虧本”!

一連九天,林洛就是在那轟拳、轟拳、轟拳,終於,林滄羅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解決,林洛長長地鬆了口氣,剛剛要放下心來,一個黑暗無比的洞口已是悄然而生,向他包卷而去。

“什――”林洛才剛剛吐出一個字便被這個洞口吞去,身形瞬間消失。

林洛穿梭空間,心中充滿了罵孃的沖動。

他是化解了林滄羅留下的力量,卻忘了連續以太古二十斬轟擊九天又會對天地造成多麼巨大的破壞?這幸虧是在吞天秘境中,要是放到外麵去的話,整個神界都要被他打崩壞了!

現在神界崩是沒崩,但吞天秘境卻愣是被他轟出一個空間蟲洞!

這裡原本就是溝通神界和下界的一個節點,在這裡再弄出一個空間蟲洞來,又會將林洛傳送到哪裡?

好在林洛已是不死不滅之軀,他倒是不擔心在前方會遇到什麼,隻是在頭痛該怎麼回去!

咻,三千年之後,林洛劃破虛空而出,出現在一片青山碧水中,麵前百丈外是一條雄偉壯麗的瀑布,瀑布邊上有一隻小小的涼亭。

盡管瀑布的沖擊力極大,濺起的水花都有幾十丈高,可那涼亭周圍卻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遮擋,讓所有的水花都是紛紛彈折而回。

這倒是不稀奇,隻要先天境以上的武者便能做到。

仙翁仙翁的撫琴聲響起,林洛目光掃過,隻見涼亭中坐著一名白衣女子,正在手撥琴絃,不過這琴技嘛,實在不敢恭維。

“哈哈哈!”一聲朗笑傳來,白衣女子邊上還站著一名青衫男子,麵如冠玉,身材修長,而讓林洛驀然一驚的是,這名男子身上的力量光暈強得赫人,絲毫不弱於他!

又是一名至尊?第十一至尊?

不對!

這已經不是他原來所在的神界,乃是一片新的天地,出現一個至強至高者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在下任懷宇,兄臺遠道是客,還請過來一敘!”青衫男子向林洛殷殷發出邀請,而白衣女子也停下了撫琴的動作,向青衫男子投去溫柔的目光。

林洛一笑,大步走了過去。

“姐姐大人,大壞蛋怎麼還沒有回來?”

“娘親娘親,大壞蛋跑哪去了?”

“師姐――”

最初的一千年,師映雪沒心沒肺,每天抱著風楚憐甭提有多麼滋潤,但之後的三千年她就有些無聊,纏著眾女詢問著林洛怎麼還不回來。

之後,她每天都會跑到亂空殿的宮頂癡癡地等。這也漸漸影響了林洛所有的嬌妻,每天她們都會用一個時辰在那裡凝望遠處,希望看到自己的愛人歸來。

忽忽然,一萬年的光陰過去了。

轟、轟隆隆!

亂空殿的上空居然響起了強烈的雷鳴聲,一道紫色的雷光在虛空之上翻騰,師秀影攜著眾女而出,仰起的玉臉上有著強烈的忌憚。

――那裡麵揚動著一股讓她都是十分忌憚的力量。

虛空中突起驚雷,哐哐哐,電閃雷鳴,連整個亂空殿都在瑟瑟顫動。眾女無不纖手互握,在漫長的等待中,她們的感情也變得無比的深厚。

一隻怒拳突然從雷雲中轟了出來,九道本源之力隱隱溢動。

“賊老天,你阻止不了我!”暴吼聲中,一道人影已是從雷雲中撲閃出來,傲然麵對如同萬千紫蛇的閃電。

“夫、夫君!”

“林洛!”

“大壞蛋!”

熟悉的身影讓眾女在同一時間叫了起來,那道不屈的身影她們就是隔了一億年、一個原紀都不可能有絲毫淡忘!

她們一起飛射向林洛。

“哈哈哈!”林洛大笑,一拳轟出,漫天的雷雲頓告消散,他回過身來,張開大手向眾女抱了過去。

久別重逢,便是性子剛硬如淩驚鴻、趙玉妃等人都是流出了喜悅的眼淚,更別提蘇媚、華美香這些本就性子軟的人,頓時一片抽泣之聲。

“大壞蛋,有沒有帶禮物回來?”師映雪爬到了林洛的背上,將小腦袋低垂下來湊到林洛的臉頰邊上問道,冷不丁看到卻是吊在林洛頸裡的石月牙送來的呲牙表情。

林洛哈哈大笑,道:“當然有了!”

“好啊,好啊,都給妞妞,全是本魔王的!”小丫頭立刻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將之前的擔憂全部扔到了一邊。

“對了,你這些年去哪裡了?”師秀影終是忍不住問道。

“這說起來就話長了――先讓我休息一下!”林洛目光掃過眾嬌妻,眼神中的意思大家都懂的。

眾女莫不露出欣喜卻又嬌羞的神情,但又躍躍,若不是還有幾個外人、還有小孩在一邊,她們都要不顧一切撲倒林洛在這裡釋放她們這些年的擔心來了。

師秀影當然知道他說的“休息”是什麼,不禁玉臉一紅,成為當世至尊之後可沒有人敢在她前麵說這種“露骨”的話了。

林洛帶著帶眾嬌妻進入了養心壺,時間法則展開,他讓時間流在自己和某位嬌妻單獨相處時變得奇快無比,在其他妻子看來他隻是離開了一瞬,卻已經陪著一位至少單獨相處了一年多,好生撫平了每位嬌妻那空虛、擔憂的心靈。

外界一天,養心壺中的林洛卻是加起來至少過了三十年,他帶著眾嬌妻回到亂空殿,師秀影已經擺下了宴席,給林洛接風洗塵,並詢問與林滄羅一戰的情況、之後林洛的去向。

她還請來了冰星龍皇、蒼木至尊,僅存的至尊齊聚亂空殿。前被我分去了一部份的力量,否則你現在的修為將更高!”林洛有些惋惜地說道。他有混沌熔爐可以煉化五行精華,錯過這次的造化也沒關係,但淩驚鴻卻是不一樣。“你的、就是我的!”淩驚鴻露出一抹若有深意的笑容。林洛頓時心中一蕩,他明白淩驚鴻是什麼意思,大陰陽雙修功法可以讓兩人分享彼此的境界進行修煉,他的實力越高,對淩驚鴻來說也越有利。但沒等他有所行動,淩驚鴻已經取出衣物穿上,將曼妙的胴體藏了起來,隻剩下一雙美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