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鼎

!林家四個長老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隻知道死死地盯著林洛。八個時辰、九個時辰、十個時辰…四大佬完全失去了言語能力,半張著嘴巴發呆是他們唯一可以做出的表情。如果此時有哪個家族子弟看到這四人的模樣,肯定會驚訝萬分,因此這四個大佬可是山崩於前都不會變色的絕頂強者啊!一天、兩天、三天!當第三天到來後,林洛身周的天地靈氣突然出現了巨大的波動,如同發了瘋似地向他湧擠過去!“好強大的靈力波動,他快要結束頓悟了...這次自己可要成為整個家族的笑柄了!

林洛躺在床上,露出一絲苦笑。

他居然在訓練場上被一塊從天而降的石頭給砸暈了!

雖然他隻不過後天二層的修為,離高手可差得遠著呢,但也不至於被一塊石頭就給砸暈了,而且一暈就是三天三夜!

“不過,那石頭究竟是從哪裡砸過來的?從高度來判斷,應該不是從訓練場上扔出來的!”林洛回憶著,摸了摸腦袋,奇怪的是居然沒有任何傷口。

“反正我已經是家族公認的廢物,即使再鬧出天大的笑話,也沒有辦法更丟臉一些了!”

林洛自嘲一笑,但作為一個武修世家的子弟,誰又甘心成為一個廢物,不但要被族人嘲笑,而且連下人都不將他這個主子放在眼裡!

“我雖然根骨不佳,但比任何人都要修煉得勤奮!天道酬勤、天道酬勤,難道就是這麼回報我付出的努力?”

他乃是林家家主林行南的獨孫,照理說應該風光無限。可林行南在三年前閉關沖擊武道至高境界後,就再沒有音訊傳出,而他的父母更是早亡,唯一的姐姐也早在十二年前拜入了什麼宗,再無音訊,留下了他這麼一個孤家寡人。

若單單如此的話,林洛也不至於如此淒苦。

這是一個以實力稱尊的世界,在任何家族中天賦傑出的子弟都是最寶貴的財富,是一個家族得以生存、壯大的關鍵!因此,天賦傑出的子弟會得到重點培養,享盡榮耀,而天賦低劣的子弟難免就會受到歧視。

林行南膝下除了林洛之外再無別的男丁,也就是說等林行南百年之後,林家家主之位肯定會旁落他係!因此,林洛的地位自然尷尬,之前還有林行南鎮著,但隨著林行南閉關的時間日久,林洛也越來越不受待見。

如今林家是大長老林宏峰大權在握,此人野心勃勃,在林行南閉關之後,他竭力打壓林行南的勢力,扶持支援自己的族人。

——林家經過百多年的繁衍,分支無數,各個支係都想爭奪家主之位,為自己的分支爭取更多的修煉資源。

三年下來,林家差不多已經改朝換代,若不是忌憚林行南後天十二層的絕強修為,恐怕林宏峰早就篡位坐上了家主的位置。

而近年來更是不斷傳出林行南沖擊失敗、已然殞落的小道訊息,讓林洛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就拿每個月的例銀來說吧,照規矩是十兩銀子,但去年就減少到了五兩銀子,從一個月前開始更是降到了一兩!

再怎麼說,林洛也是林家的嫡長孫,隻要林行南一天還是林家的家主,這一點就不會改變!下麵的人敢剋扣他的例銀自然是得到了掌事者的默許,林洛隻有將憤怒壓在了心裡!

另一方麵,他也恨自己不爭,若是他也有林家幾個天才那樣的資質,又何至於如此的被動?

“一昧怨天尤人毫無意義,還不如抓緊時間繼續修煉!”

無數雙鄙夷的目光並沒有讓林洛意誌消沉、自暴自棄,反而讓他變得越來越堅韌不拔,隻要認定了前方的道路,即使跌倒一萬次,他也會第一萬零一次站起來,繼續前進!

林洛從床上坐起,以身上三個啟用的竅穴吸取周圍的天地靈氣,再用赤陽訣煉化為本身的真元力。

武者,奪天地之造化以強化自身,逆天而行,修行之路艱難!

人身有三百六十個竅穴,每一個竅穴都可以吸取周圍的靈氣,供武者竊取天地之靈,化為己身之力。但這些竅穴並不是生來就能吸取靈氣的,一般人生下來就隻有一兩個竅穴可以運用,其他的則需要通過後天的修煉將這些竅穴一一啟用。

啟用的竅穴越多,那修行的速度自然也越快。因此,判定一個人修武的天份好不好,隻要看他啟用了多少竅穴。

林洛生下來隻有一個啟用的竅穴,而從十歲開始修武,七年下來居然隻又啟用了兩個竅穴!進境自然緩慢,區區後天二層的修為說出去絕對會讓人笑死!

家族中就是那些資質一般的後天二層武者都啟用了十個以上的竅穴,可見林洛的資質又多麼差了!

“竅穴大開,天氣靈氣納入我身,煉化!”

身體一震,林洛閉著雙眼,但意識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進入了識海之中!

這是一片浩蕩的天地,虛無、黑暗,但在識海的最中間,卻是浮沉著一隻殘破的紫鼎,正散發著盈盈紫光!

林洛猛地一驚,頓時退出了修煉的狀態,一個軲轆爬了起來,臉上充滿了震驚的表情。

“我怎麼能夠看到我識海中的樣子?內識世界,這不是隻有後天十層以上的超級強者才能做到的嗎?”

由不得他不驚,武者按實力劃分共有十二層境界,他現在才區區後天二層,距離後天十層那可是天和地一樣遠!

“難道是我的幻覺?對,一定是幻覺,若不然的話,人的識海中又怎麼會有一隻破鼎呢!”

林洛喃喃自語,慢慢鎮定下來,重新盤膝坐下,再度進入了修煉狀態。

他的意識又一次被扯進了識海,看到了那虛無黑暗的天地,看到了那浮沉的破鼎。

“怎麼回事!”林洛睜開雙眼,這次他可以肯定,自己看到的絕對不是什麼幻覺,而是真真實實的東西!

少年人最不缺乏的就是冒險和好奇精神,林洛第三次盤膝坐下,又進入了識海之中。

在這片世界,他可以任意縱橫,意識接近那殘破的紫鼎,林洛本能地認識到,他會出現這樣的變化,應該是和這隻破鼎有關!而且,他越看這鼎越眼熟,似乎就是在三天前砸中他腦袋的那個罪魁禍首!絕對是!

他原以為是塊石頭,但沒想到居然是一隻破鼎!

“但為什麼這隻鼎會在我的識海之中?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隻紫鼎雖然是殘破的,卻充滿著磅礴大氣,彷彿可以鎮壓九天十地,讓人心神俱顫。完整的紫鼎應該有八隻足,但現在就隻剩下了三隻,而且,鼎身也殘破了。

“有字!”

林洛注意到,三隻僅剩的鼎足上各刻有一個奇特的字元,他似識非識,隻覺這圖案彷彿凝聚著某種大道至理,說不清、道不明,讓他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

紫鼎突然一震,識海一片波蕩,林洛被強行退出了內識的狀態,趴地一下,仰天倒在了床上。

“古怪!太古怪了!”林洛奇怪萬分,似乎這紫鼎在阻止他觀詳那三個字元。他想了想,取出筆墨硯紙,絞盡腦汁一陣回憶後,將在紫鼎上看到的一個字元寫了出來。

最後一筆落下,那張紙居然憑空碎裂,化成了滿桌子的碎屑!而林洛也有一陣虛脫的感覺,似乎寫下這個字元抽走了他全部的精神!

“這…”林洛不信邪了,恢復一點精神後,拿過另一張紙,提筆重新寫了一個字元上去。

同樣是最後一筆落下,這第二張紙化為了碎屑。

林洛呆了下,不顧頭痛欲裂,提筆跑出了屋子,在一塊約摸腦袋大小的石頭上寫上了這個字元。

毫無例外,這塊石頭也立刻化為了石屑!

林洛將另外兩個字元也寫了出來,但依然是寫在什麼東西上麵,什麼東西就立刻粉碎,不講一點道理!

“冥冥之中好像有股力量不讓這三個字元出現,這究竟是何等的力量,居然讓一個字元就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如果說,我將這三個字元畫在一個後天十二層的絕世強者身上,對方會不會也立刻化成碎屑?”

“禁字!不容於天地的禁字嗎?”

“我究竟…得到了怎樣一件東西!”

他盤膝坐下,重新進入識海之中,來到了這隻紫鼎的前麵。這一回,他沒有再去觀察鼎足上的三個字元,而是觀察起鼎身來。但讓他失望的是,鼎身並沒有什麼古怪的地方,上麵並沒有什麼字元或者圖案。

林洛有些失望,一陣猶豫之後,他用意識去輕觸了一下那隻紫鼎。頓時,無數金光從紫鼎中飛出,在他的識海內衍化成一個個金色字元,然後又一一隱去。

一篇晦澀的法訣印入了林洛的記憶中,融入了他的血脈、每一個細胞!

“混沌熔爐!”

林洛喃喃自語,這是那篇法訣的名字。這篇功法,是以自身為熔爐,煉化天地間的一切力量歸為己有!

“真得有那麼神奇的功法嗎?”

“不過,鼎足上的三個禁字足以證明這隻紫鼎的不凡,那麼,從鼎身上傳過來的這篇法訣肯定也不會是凡品!”林洛難掩興奮之色,“雖然我修煉的資質不好,但有了混沌熔爐,我可以煉化一切力量,足以彌補啟用竅穴數量不足的弱點!”

“這是我的大機遇,定能助我化凡成龍!”

林洛狠狠地捏了下拳頭。

“等著瞧吧,我一定會成為最強的武者,傲立於天地之間!”

“等下就讓劉伯去買些妖丹,看看這混沌熔爐能不能煉化,若是可以的話,我便獲得了一條通往無上大道的秘徑,即使後天十二層也不是沒有希望,甚至可以沖擊那無上的先天境!”

就在此時,屋外突然傳來一個巨大的撞擊聲,隱約還有爭吵的聲音,林洛不由地一皺眉,站起來走出了屋子。生生震退!這顯然不是神器,否則林洛不會看不出來,可能是某種消耗品。“此乃震山錘,需要消耗極品神晶才能運轉,若非迫不得已,老夫也不願輕易動用!”傲海峰主動解釋道,不然讓林洛誤會他隱藏實力可是會造成相當不好的後果。極品神晶對於上天神來說都是可遇而不可求,難怪傲海峰不敢輕易動用震山錘,這恐怕也隻有神王才揮霍得起!而真到了神王級別,卻又不會再需要震山錘了。靠著震山錘的霸道,林洛與傲海峰一路前進,七天之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