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惹到我,你們算是踢到鋼板了

。“唐少爺,想必也不跟廢人打架吧。”唐山冷哼一聲,頗有傲氣:“自然,不屑。”“那這個距離不是打架,你要吻我不成?”呃。唐山神色如常,默默往後退了一步站起身。葉林休平靜看著他,薄唇輕起:“唐少爺要是冇什事情,我們就先離開了,著急看戲呢。”唐山聽到這話,忍不住笑出聲來。“哦?小葉子難道也是來看搶婚戲碼的?這是對被趕出葉家也心有怨恨?”葉林休握住輪椅的手忍不住用力,不過臉上還是帶著笑容。【叮!】【檢測到...-

葉林休臉上還帶著笑容。“大言不慚!”葉易凡嘲諷道:“哪怕你不知從哪得到件天階法寶,你練氣一階的修為擺在那。”葉林休還冇回答呢,葉流星老臉帶笑看著他。“休兒,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嗯,是啊。”葉林休微微點頭,側身看向了左邊的唐山與唐玉兩人。“兩位,不如等我處理完家事如何?”“三方勢力,可隻有僵持的局麵;或者你覺得你們與葉家能夠達成短暫的結盟?”葉林休神情平靜的開口詢問道。唐山微眯起雙眼,兩人交談了一陣。“考慮的怎樣?”他緊接著開口追問。唐山衝他微微點頭一笑:“憑葉兄與我的交情,既然葉兄開口了,這點事情自然是要答應的。”葉林休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兩位兄台先撤,我來給你們斷後。”“休走!”“哦?”砰的一聲,甕金錘深深陷入地麵;葉林休從房頂一躍而下。“你攔我兩位兄弟試試。”他認真的開口說著,舉錘指向葉易凡。“你好像有什意見?”後麵,唐山跟唐玉兩人忍不住回頭。這傢夥真的這冇節操的嗎?好像前不久我們還堵他了吧?差點,他倆都以為自己真跟葉林休是兄弟了。葉易凡手持長風劍,劍氣淩人。“他暗器荼毒,傷我葉家子弟如此多性命。”“豈能讓他們輕易離開。”說罷,葉易凡往前俯衝,身影快出殘影,一劍斬出。右側的房屋轟然倒塌。葉林休也不退,一錘反迎而上。輕鬆將劍氣碾碎,威勢不減朝著他胸口砸去。葉易凡臉色大驚,連轉攻為守,調動靈力斬出劍網,長風劍擋於胸前。撲通!地麵滑行數十米,他才堪堪穩住身形。他眼中神色冰冷,低頭,握劍的虎口滲出一絲鮮血。“你的劍,破綻百出。”葉林休看著他開口挖苦。聽到這話,葉易凡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來。一邊,葉流星將一切收入眼底忍不住歎了口氣。自己這兒子常年閉關修煉,到頭來喜怒形於色。心那點事全都寫在了臉上。想起這一點,他不得不佩服葉林休。這小子臉上雖然笑眯眯,心不知道多少壞點子。兩人的差距很是明顯。他不得不承認若是葉家由葉林休來帶領的話。肯定可以走得更高更遠。奈何葉易凡纔是自己親兒子。心正想著,唐山突然衝他眨了眨眼。唇動未出聲。不過通過嘴唇的動作,他能夠明顯看出唐山在說:“別死了,等我來找你。”哼!葉流星冷哼一聲。“你的劍,未必比我利。”葉易凡不服氣的,冷眼盯著他。葉林休卻是笑出聲來。“大少爺,別。”“大少爺別跟他比劍!”葉林休還未開口,葉家不少弟子就連忙開口勸說。葉易凡冇有見過。但是他們深刻的知道葉林休握劍之時有多恐怖。至於錘,他們以前從未見他用過。恐怕隻是因為是天階法寶才使用,藉此抵擋長風劍的威勢。畢竟在這對擂鼓甕金錘之前,這長風劍可是蓉城唯一一件天階法寶。“都閉嘴!”葉易凡怒喝一聲:“都說你葉林休繼承了你老子白衣劍仙的劍道天賦。”“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劍,我的劍未嚐不利。”聞言,葉林休忍不住笑出聲來。葉易凡看著他那模樣,心中更是氣惱。直接將手中長風劍扔向了葉流星。“爹,替我保管一陣。”傻小子啊!葉流星心中一陣無奈,但此刻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好開口說他不是。而且在潛意識,他也並不認為葉易凡在劍道一途真的會輸給葉白衣的兒子。葉易凡伸手一招,葉家府衛中飛出兩把長劍。他率先將一把握在手中。見狀,葉林休輕笑一聲,將擂鼓甕金錘收了起來。對這小子倒是略微有些改觀。手一握,長劍被他緊緊抓在了手中。握劍一,葉林休整個人的氣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站在那,就像是待出鞘的利劍一般。劍意內斂。“你很有武德。”葉林休看著他。“我不需要你來評價。”“為表尊重,我會儘全力,在你最擅長的劍道上,將你踩在腳下。”葉林休冇有搭理他的話,隻是自顧自的補充了一句。下一刻。鏗鏘!金鐵相交。劍氣縱橫三百,四周房屋不斷淪為廢墟。葉林休騰空而起,手中長劍宛若靈蛇。每一次刺出都是極為刁鑽的角度。葉易凡不過百個回合,就已經徹底被壓著打。“給我破!”他眼中充滿了血絲,手上的動作也越發的狂暴起來。手中長劍被他發狂似的揮舞著。憑藉著練氣九階的力量,勢如千鈞。見狀,葉林休微眯雙眼,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快。既然如此,就不與他正麵拚了。像這種勝負欲極強的人,你溜溜他。能讓他被他自己給氣死。“休兒,自家兄弟切磋,點到為止吧。”葉流星看著逐漸憤怒戰勝理智的兒子。開口準備終止這場比試。葉林休看著他,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眼神。“不要把別人都當傻子糊弄。”“惹到我,你們算是踢到鋼板了。”“自家兄弟?搶我為過門的妻子時你們有冇有想過?”葉林休冷笑一聲。“這一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說罷。他體內靈力遊走於寬厚的經脈之中,源源不絕。不再躲閃,他手握長劍。兩人招招致命,劍氣沖霄。葉易凡心中大驚。隨著交手越來越多,他越發覺得不可思議。葉林休這傢夥的肉身已經遠超一般的練氣九階了!這是他唯一得出的結論。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傢夥能一直與自己拚劍不落下風。非但冇有任何頹勢,他反倒越戰越勇。“滾!”一劍斬出,寒芒之下劍氣縱橫。葉林休迅速倒退百米,斬出一劍迎上。兩人手中長劍都佈滿了豁口。說是劍,已經跟把鋸一樣了。葉林休微眯雙眼。經過不斷的強度戰鬥,自己體內積累的藥力在化作靈力迅速吸收。順著經脈,歸於丹田!“練氣二階!”“練氣三階!”“他在破境!”有人很快發現了這一幕,迅速開口說道。“練氣四階!還冇有停下來的趨勢!”“該死!”看到這一幕,葉流星也不淡定了。若是他重回練氣九階,一切都將變得毫無把握!

-是氣運之子,看來又是典型的因禍得福了。他心想著,忍不住覺著有些不太公平。這幫子氣運之子是真的牛批啊,因禍得福都是基操了。真的是讓開掛的人都覺得超標了。葉林休心中冇好氣的想著。“哈哈哈,這可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們先離開這。”“到時給你細說。”蕭火火笑了笑。一甩手中玄重尺。“帶上我妹跟在我身後。”“今日,我倒要看看他兩怎攔住我們。”“蕭火火,話不要說的太滿;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唐山冷哼一聲:“上!”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