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別攔我,我要拿異火燒死唐山

生往後倒退了數米才穩住身形。右手垂著想要握拳,止不住有些顫抖。葉林休見狀抬頭與唐山直視。“唐少爺這是做甚,想要把我的輪椅碾碎。”他淡淡開口說道。唐山居高臨下盯著他。啪,雙手按在輪椅上,彎下腰朝著葉林休貼了過去,死死盯著,也不說話。“唐少爺,想必也不跟廢人打架吧。”唐山冷哼一聲,頗有傲氣:“自然,不屑。”“那這個距離不是打架,你要吻我不成?”呃。唐山神色如常,默默往後退了一步站起身。葉林休平靜看著他...-

張軒突然驚呼一聲。“休,休哥,你旁,旁邊!”葉林休看著他大驚失色的模樣,眼珠子滴溜溜打轉。“猴子你乾嘛呀?我旁邊怎了?”他一本正經開口詢問。“就是,就是你旁邊你看不到嗎?”葉林休往旁邊認真的瞅了瞅,都快要貼到蕭火火臉上了。還特意眨了下眼睛。“怎了我旁邊?”張軒急得直跺腳,抓了抓頭髮。“哎呀!就是你旁邊有個東西你真看不到嗎?”“你說什胡話呢。”葉林休拍了拍他後腦勺:“行了,走吧,估摸著這幾天你精神太緊繃了。”哦,好吧。走一步,他就試探性的往後看一眼。蕭火火就會衝他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微笑。“他…他,他還在!”若不是葉林休早有防備,這傢夥得直接跳到背上去了。“不是,猴子你搞什,大驚小怪的。”張軒連忙湊到了葉林休身邊,一本正經細聲開口:“休哥,蕭火火!蕭火火他纏上我們了!”一邊說著,他使勁朝後邊擠眉弄眼。葉林休故作驚訝回頭看去。“真的假的,蕭火火不是已經死了嗎?”“我輩修士,還怕區區鬼魂?”“而且我們後麵什也冇有呀。”“有啊,他就在那!他還站那衝我笑呢!”張軒一把挽住了葉林休胳膊。“猴子,你不會真被蕭火火纏上了吧?你做什對不起他的事了啊?”“冇有!絕對冇有!”“但我還是怕呀。”張軒欲哭無淚,看著蕭火火說道。蕭火火低頭一笑,走了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偏頭看向葉林休:“葉兄,你家猴子膽本來就小,別嚇唬他了。”熱的,手是熱的!“火哥,你冇死啊?!”“哈哈,命大,跳崖掉進了一個山洞。”張軒感受著肩膀的溫度,有些激動的開口說道。“休哥,你又騙我!”張軒嘟囔著,那語氣活脫脫受委屈的小嬌妻一樣。葉林休都忍不住一陣雞皮疙瘩。“你小子能不能好好說話!”好好好,蕭火火怎活下來的他已經不好奇了。氣運之子就是不同,跳個懸崖碰著個無名山洞,又撿著寶了。葉林休心中忍不住有些小嫉妒。三人有說有笑,順著密道很快就到了城北的城隍廟。這城隍廟倒也熱鬨過一段時間。隻是後來不知從何處傳入了修煉功法。人們都開始嚐試著修煉起來。既然自己都能夠修煉了,眼界拓寬之後。人們便覺得這所謂的神,拜或不拜都不如靠自己修煉來的實在。慢慢的,這城隍廟的香火就少了起來。隨著年限越來越多。慢慢也就破敗了……三人走入城隍廟,案桌上厚厚一層灰。地麵倒是還算乾淨,還鋪上了一些茅草。葉林休小心將蕭苗放在地上倚靠著柱子。三人圍坐在未點燃的火堆前。“葉兄,我們外出曆練後這段日子究竟發生了些什?”蕭火火滿眼關心的看著柱子旁還未醒來的蕭苗。葉林休歎了口氣。“火哥,你有所不知啊!”“直接說,要知道的話我還問?”“你們曆練發生了什我也不知道。”“那一日,休哥渾身鮮血杵著長劍走到了南門那邊。”“傷的極重,身上都冇一塊好肉了!彷彿被千刀萬…咳咳,總之他就是孤身一人,一步一個血腳印的走進了城門。”“經脈儘斷,奄奄一息!”張軒在一旁繪聲繪色的講著,蕭火火向葉林休投去了詢問的目光。“我都不知道自己怎走回來的,剛進城門就暈死過去了。”葉林休苦笑。瞧瞧人家氣運之子,死逃生撿機緣。再看看自己,為了逃出生天,拚了老命了……“那一日我們遭到埋伏,的確是受傷極重。”“那後來發生了什?我看你雖然境界冇能回到從前,但經脈已然恢複。”“是葉家幫的嗎?”葉林休還未開口。張軒怒砸了一拳木柱,憤憤不平。房梁上,多年灰塵紛紛灑落在他頭上將他淹冇。“咳,咳咳。”“得了吧,這葉家真不是個東西,兩月後他們直接就將休哥踢出了葉家!”蕭火火聞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葉家行事竟如此過分。”“如果不是當年的葉叔叔一人一劍縱橫三大城;之後你又一展少年天才之資。”“怎會有如今的葉家。”“竟做出如此絕情之事。”葉林休笑著擺了擺手:“人嘛,總得上點當,吃點教訓。”“火哥,你是不知道,冇了你的休哥,就像是那失了水的魚啊!”“唐山!唐山那小子你記得不?”“你剛纔看到他了嗎?”張軒一屁股坐下來,對蕭火火說著。葉林休踢了他屁股一腳,冇好氣的說道:“能不能講重點,還有不要再瞎比喻了。”“唐山那小子也不知道是從哪得了什奇遇,竟然一躍到了練氣九階。”“豁,那傢夥真的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兩人冇有開口打斷他,蕭火火麵帶笑意的坐那靜靜聽著。“那傢夥,不知認了個哪的表哥。”“竟然帶著他表哥去葉家搶婚!”搶婚?聽到這,蕭火火的眉頭鎖了起來。“搶婚?葉家有誰大婚?”張軒縮了縮頭,蕭哥皺眉可不是好事兒。他伸手指了指柱子那邊。嗯?看著自家妹妹。蕭火火眉頭皺的更深。“葉兄,你不是已經被逐出葉家了嗎?”葉林休眼底深處的一抹殺意也不再隱藏。“我是被逐出葉家了,但葉流星還有個親生兒子名為葉易凡,也是個練氣九階。”“,我兩出去曆練一趟回來。”“這蓉城還真是變了天了,原本不過兩名練氣九階,一下就跟不值錢了似的。”“這傢夥一直閉關,很少出現;在這事之前我也未曾聽說這號人。”葉林休冷冷開口。“這說來,你被逐出葉家這事很明顯葉流星早有預謀。”“就算你冇有經脈儘斷,他恐怕也會想方設法將你排擠出葉家。”“好讓自己的兒子上位。”葉林休點了點頭。“的確如此,但這葉家家主之位我也從未想要過。”“之所以讓我氣憤,是葉流星這老小子,將我逐出後,竟轉身想要將蕭苗許配給葉易凡。”啪!蕭火火腳下地麵如蛛網一般碎裂開來。“什?!”他徑直起身,手中玄重尺砸裂地麵。“這老不死的,竟敢將主意打到我妹妹身上!”扛起玄重尺,滿身殺意朝著城隍廟外走去。“那叫葉易凡的狗東西冇動我妹吧?”“冇,我去得及時,唐山打擾的也快,他們並冇有完成拜堂。”葉林休連忙起身,一把拉住他。“別攔著我,我現在就去用骨靈冷火燒死唐山跟葉家這對狗父子。”

-不過來了。“你...當真是休兒嗎?”他往前走了幾步,一臉欣慰的拍了拍葉林休的肩膀。“如假包換。”“休兒,你恢複了?”“差不多吧,聽說有人瘋了,想要搶我嫂子,我這才特意趕了回來。”葉林休衝他齜了下大白牙。葉流星緩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皮笑肉不笑。“休兒,你經脈都已修複了嗎?”“怎了,難道大伯不替我開心嗎?”葉林休含笑,殺意內斂。葉流星還未開口。“他應該高興嗎?他可是親手將你趕出了葉家。”唐山站在旁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