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

用意心態完全不同,烏勒塞是實實在在的索命報複;賀紫桓則是因為因果承負,得到神明允許報複,實則就是玩,合法折磨人找樂子。至今太爺爺也不肯告知,這到底是他刻意安排,還就是造化弄人,我本人天生命格奇特,能實實在在感受到各類靈體,且對邪祟的承受能力要較常人強硬得多,甚至在幼兒園人之不完全的時候無法分清靈體和正常人。於是賀紫桓就用各種鬼在我身上做實驗,久而久之,他竟然十分享受這種歡樂。以至於烏勒塞找上來要置...-

可是,這都是四百年前明末清初的事了,這與生在新中國的我有半毛錢?那要解釋這個事,還不能直接從我本人說,這就又扯到清末民國,我的太爺爺了,這個關係,就能理解是跟我和我的家族長輩直接掛鉤了。

簡單描述就是,我的太爺爺在清末民初戰亂年代,為了一家老小在亂世中活下去,迫不得已從事了盜墓活動,因此招惹了許多靈體。其中所盜過的兩座墓,一座埋葬的是是明末清初紈絝子弟賀紫桓,也就是緣起中提到道官王一清的養子;另一位則是晚清武官西林覺羅.烏勒塞。這兩個都因太爺爺盜墓而報複我家後輩,三代之中,最終落到了我頭上。

但烏勒塞和賀紫桓的用意心態完全不同,烏勒塞是實實在在的索命報複;賀紫桓則是因為因果承負,得到神明允許報複,實則就是玩,合法折磨人找樂子。至今太爺爺也不肯告知,這到底是他刻意安排,還就是造化弄人,我本人天生命格奇特,能實實在在感受到各類靈體,且對邪祟的承受能力要較常人強硬得多,甚至在幼兒園人之不完全的時候無法分清靈體和正常人。於是賀紫桓就用各種鬼在我身上做實驗,久而久之,他竟然十分享受這種歡樂。

以至於烏勒塞找上來要置我於死地,本身也是仇鬼的賀紫桓,竟然覺得捨不得失去我這個他口中的“好玩意”。但畢竟烏勒塞的八世祖是清朝開國猛將西林覺羅.科爾穆隆,賀紫桓自己也冇辦法讓這種級彆的惡靈聽話行事。眼看著這個人就要被烏勒塞害死,賀紫桓還是跑去向他爹王一清開了口。

但王一清的存在畢竟不像他賀紫桓一樣是鬼,仙人不妄加乾涉凡人因果承負,是三界之中的基本秩序。於是王一清告知賀紫桓,他不好直接對此出手,但既然是涉及效忠清朝皇室的滿人,去找他的莫逆之交右都督舒爾哈齊,應該會看在他的麵子上幫這個忙。畢竟這位可是清太祖努爾哈赤的親弟弟,在滿清官員裡的身份麵子自然不用說,如此處理應該是是最合乎情理,大家都不至於發生衝突的。

王一清的考慮冇錯,就是低估了他這個大寶貝兒子想找樂子的程度,王一清本來交代賀紫桓:“你且告訴右都督,汝乃一清之子,而今欲救一人性命,但願右都督協助。”結果這句在正經不過,雲淡風輕的文言文,在賀紫桓見到舒爾哈齊的一瞬間被歪曲成了:“嘿,大胖韃子,給你找個媳婦你要不要?”自此,結起了這段詭異的緣分。

然後插一句,寫這篇的時候,其實最開始題目本來想叫《當事鬼》的,但是這位莊親王顯然表現的很牴觸,算了,那就再開一篇把其他身邊靈體的故事統一綜合成那篇吧。太爺爺跟賀紫桓等一係列與我相關靈體的事情,如果不理解,在那一篇裡會有細緻交代。給他一份特殊優待,這一篇《當事莊親王》,就是隻屬於我和他的故事。

-是賀紫桓就用各種鬼在我身上做實驗,久而久之,他竟然十分享受這種歡樂。以至於烏勒塞找上來要置我於死地,本身也是仇鬼的賀紫桓,竟然覺得捨不得失去我這個他口中的“好玩意”。但畢竟烏勒塞的八世祖是清朝開國猛將西林覺羅.科爾穆隆,賀紫桓自己也冇辦法讓這種級彆的惡靈聽話行事。眼看著這個人就要被烏勒塞害死,賀紫桓還是跑去向他爹王一清開了口。但王一清的存在畢竟不像他賀紫桓一樣是鬼,仙人不妄加乾涉凡人因果承負,是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