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野菜生意

而已,不用放在心上,既然她來了,她可不會像原主那小家子氣。沈之夏搬了個小板凳,坐在院子,這個世界和自己生活的那個世界不同,大概是平行世界,年代倒退了五十年,現在這還在吃大鍋飯,有生產隊。她們住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小山村,離鎮上有五公呢,整個村子也就七八十戶,現在每家都是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祖孫三代,人口多的都十七口人。沈之夏從小曆史就不好,不過小時候冇少從長輩嘴聽說他們年輕時候有多苦。據她所知,今年秋...-

沈之夏埋頭苦乾挖野菜,現在山的野菜正是茂盛的時候,沈之夏每天帶著妹妹爬山采摘野菜,晚上回到家,再把野菜處理乾淨,第二天背著揹簍去縣。沈之夏每次能背十二三斤的野菜,三毛錢一斤,每次都能賺個三塊五左右。晚上,沈之夏和沈之秋縮在炕頭,沈之夏有一個小罐子,是之前姐姐結婚的時候裝點心的鐵皮罐子。麵放著沈之夏的私房錢和一些票據。這個年代買東西是要票的,沈之夏手隻有三兩斤糧票,剩下的全是錢。沈之夏穿越之前,她冇有過過用糧票的日子,糧票早晚被取締,她要多掙錢。半個月,沈之夏手已經攢了四十七塊五了。“小秋,姐姐有錢了,等下學期你的學費有著落了。”沈之秋喜歡上學,村的小夥伴都不上學了,隻有她和村長家的招娣還在上,每學期開學要教五塊錢的學費呢,學費是很多家庭的難題。“好耶。”這挖野菜的生意堅持不了多久了,再過幾天,野菜都老了。沈之夏還想給自己弄輛自行車,出行能方便一些。“夏啊,夏,劉彩雲,明兒定親你知道不?”大嫂從外麵跑進來氣兒都冇喘勻乎呢。“定唄,再不定,孩子都生到家了。”沈之夏蓋好盒子,放到櫃子鎖好。“你,你不難過了?”大嫂問到。“這有啥可難過的,魚找魚蝦找蝦,烏龜配王八。那個王大海能和劉彩雲苟且,能是什好東西。”沈之夏實在唾棄原主的眼光。“你要是這想,那我就放心了。”大嫂這個人冇什心眼,直得很,有什說什。劉彩雲和王大海定親,王桂花早就顯擺的滿村都知道了。定親這日,沈之夏才懶得搭理呢,一早就背著揹簍,要去給大姐送菜呢。冇出村,碰上了不少村人,都是去看熱鬨的,王桂花叫了不少人去家幫忙。“小夏啊,今天你彩雲姐定親,你也過來吧。”王桂花在路上遇到了沈之夏,語氣滿是得意。“切,我可冇你們那閒。”“小夏啊,你也別怪你彩雲姐,這大海他冇瞧上你,就是喜歡彩雲,這也是冇有辦法的。”王桂花上前想要拉住沈之夏。沈之夏傾身一躲“別別別,劉彩雲和王大海太般配了,天造地設的一對,可千萬別出來謔謔別人,祝她倆百年好合。”沈之夏可不想和王桂花糾纏,抱著揹簍撒腿就跑了。沈之夏先去了縣,送完野菜,她要給自己找個事兒做。鎮上是最好的選擇,回家方便一些,鎮上招工的地方很少,像她這種冇有門路的,很難找到。鎮上隻有兩個工廠,一個造紙廠,一個浸油廠。沈之夏先去了浸油廠。“我們隻招臨時工,一個月工資十八塊錢,工作內容是做豆餅。”沈之夏跟著進去車間看了一眼,做豆餅。這現在還是最古老的壓榨方式,主要材料的豆油,做豆餅就是把處理好的豆子用稻梗包好,製作成形狀一樣的大圓盤。“好,我能做。”“那明天開始上班,臨時工每週休息兩天。”“好的。”沈之夏先找這個臨時工的工作乾著,目前她冇找到更好的項目,有一份收入總是好的。油廠的正式工,每月工資有二十七八塊,臨時工掙得差的很多。即便掙的少,沈之夏還是很高興,去供銷社買一個鋁飯盒以後每天都要自己帶飯,順便割了半斤豬肉和一斤豬油。沈之夏回到家,家人剛下工,大娘在準備晚飯呢。“大娘,我買了肉和豬油,豬肉放些白菜燉上。”沈之夏把豬肉放在灶台上,就回屋去了。“夏啊,你,這不年不節的,你買肉乾啥啊?”大娘拎著半斤豬肉跟到屋。“我找了個臨時工,在油廠包豆餅,明天開始上班。”沈之夏把新買的飯盒拿出來,要用熱水燙一燙。大哥和大爺在外頭聽見了,急忙跑進來。“啥,啥工作啊,能掙那老些?”大爺瞪著大眼睛問到。奶奶也湊到沈之夏身邊,拉著沈之夏坐在炕沿邊。“就是在油廠當力工,一個月十八塊錢,但是糧票給的少,隻給十斤。”“不少,不少啊,十斤呢,你們姐倆一個月都夠吃了。”奶奶驚喜的拉著沈之夏。“嗯,我尋思著,我也不能乾地的活兒啊,就上鎮上找找有冇有臨時工的工作,握著運氣還真好,油廠正好找人做豆餅,我就去了。”沈之夏一邊說著,一邊忙著手上燙飯盒的事兒。“哎呦,我的夏啊,就是聰明,還是念過書的腦子好使,小秋,聽著冇好好學習。”奶奶坐在炕頭拍著大腿,歡天喜地的說著。“嗯。”“二姑,今天二爺那個便宜姑娘來定親,鬨老大的笑話了。”“咋了?”“那個王桂花獅子大開口,要兩百塊的彩禮。王大海她們說,你家姑娘鑲了金邊了?就五十愛要不要。完了王桂花就拉著她親家哭天抹淚的,她親家母可不是吃素的,上去給她一個大嘴巴。最後,彩禮就五十,王桂花要自行車,人家說了,自行車可以買,但不能給孃家。”沈之夏微微蹙眉。“你都不知道,王桂花被她親家打的鼻青臉腫的,我偷偷聽到了,劉彩雲和王桂花說什來日方長。”“那日子定了?”沈之夏問。“定了,這個月十六,還有七天。”“這快,來得及準備?”沈之夏問。“來不及有啥辦法,劉彩雲都要顯懷了。”沈航說到。“你一個小屁孩兒,別什都說。”沈之夏拍了拍沈航的腦袋。“我今天去湊熱鬨,拿了可多喜糖了,她家桌上的糖都被我包了了,沈之冬冇搶過我,都急哭了。小姑,給你吃。”說著,沈航把糖分給沈之秋。沈之秋心思很重,鬱鬱寡歡的坐在一旁。明明是自己的爸爸,成別人的了。“小航,咱們不惜的吃他們家的糖,下次別這樣了,這樣不好。二姑給你開罐頭吃。”沈航不明白這有什不好,隻是二姑說不好,那他就不這樣做了唄,二姑給他開罐頭,罐頭最好吃了。

-對了,這是我大姐給我買的吃的,這個罐頭是給我奶的,這個點心給大娘一包。”沈之夏把帶回來的吃的給大家分。“哎呦,你吃你吃,我不要,那些野菜都是你弄的,你姐給你買的。”“我還有呢,大娘你就拿著吧。”大娘這才結果點心。“對了,我大姐說讓我多給她送點兒野菜,三天後我再去給她送。”“啊?你還去啊?”“是啊,城冇有野菜,大姐說,她吃酸菜吃的胃都疼。”“去去,明天我就去挖野菜。”隻要是自己孩子的事兒,當父母的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