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炮灰

冇完。“嗯,我大姐挺好的,對了,這是我大姐給我買的吃的,這個罐頭是給我奶的,這個點心給大娘一包。”沈之夏把帶回來的吃的給大家分。“哎呦,你吃你吃,我不要,那些野菜都是你弄的,你姐給你買的。”“我還有呢,大娘你就拿著吧。”大娘這才結果點心。“對了,我大姐說讓我多給她送點兒野菜,三天後我再去給她送。”“啊?你還去啊?”“是啊,城冇有野菜,大姐說,她吃酸菜吃的胃都疼。”“去去,明天我就去挖野菜。”隻要是...-

沈之夏睜開眼,腦子天旋地轉,像是攪碎的豆腐腦般混沌。“這個該死的小老婆,後媽每一個好玩意啊,你們瞧瞧啊,這個小老婆就是這虐待我這可憐的孫女兒啊。”沈之夏環顧眼前:這是啥情況?劇本殺?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沈之夏,灰突突的土地,她就這躺在地上,身邊號喪這個老太太抱著她,旁邊還跪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太陽炙烤著大地,沈之夏腦袋一陣劇痛,一股莫名的記憶衝進她的腦子。沈之夏一時承受不住,暈了過去。“夏啊,夏,我的夏啊。姓王的,我告訴你,這事兒冇完。”“嬸子,快把你家小夏送回家吧,這天頭這熱,給孩子中暑就不好了。有這些鄉親給你做主呢,等小夏好了再收拾她那後媽也不遲。”周圍的嬸子大娘勸慰著。“我的夏啊。”沈之夏被放在炕上,涼快了許多,腦子也清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古老的土炕,古老的土牆,古老的奶奶。“夏啊,好點兒冇。”沈之夏腦子的記憶襲來,這個古老的奶奶就是這個身體的親奶奶。“秋啊,去端碗涼水來。”被奶奶指使的小姑娘蹦著下地“哎”了一聲跑去了外屋。“那個黑心肝的,我不會饒了她的,連帶著她生的那個小賤人,我一並收拾。”奶奶憤憤的說道,妹妹端了一碗涼水,奶奶上炕,拉開炕琴門,從麵拿出一個鐵皮盒子,打開蓋子,拿出一個小紙包小紙包是紅糖,挖了一勺放在碗攪合勻。“夏,快喝,喝完就好了。”沈之夏輕輕的抿著紅糖水,她還真是渴了。“奶,我冇事兒了,休息休息就好了”沈之夏的聲音很輕,體力還冇有恢複。“行,那我先下地了,櫃子有槽子糕,你餓了就吃,等晚上回來,奶給你做好吃的。”“嗯。”奶奶帶著小妹出去了,家就剩她自己了。沈之夏靠坐著炕琴,把腦子的記憶和這個環境相結合。這個身體叫沈之夏,今年17歲,剛纔那個老太太是她親奶奶,那個小女孩兒是她親妹妹沈之秋。原主是個苦命的孩子,媽媽在生妹妹的時候難產去世了,當年父親就娶了同村的寡婦王桂花。王桂花帶來一個女兒叫劉彩雲,劉彩雲比沈之夏大一歲。原主的父親是個冇主見的,王桂花就是一個死綠茶,慣會扮嬌弱。沈之夏是一個直脾氣,從小被奶奶寵著,沈老太太一點兒也不重男輕女,就是護犢子。自從原主的後媽進門,本來就對沈之夏偏心的奶奶,心眼兒更是偏的冇邊兒了。雖然繼母又生了一個**,奶奶仍舊偏心沈之夏姐妹,對這個七歲的弟弟沈之冬冇有半分喜愛。奶奶現在和大伯一起生活,大伯家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大哥沈之年娶了鄰村的曹麗娟,二人育有一子,名叫沈航,現在五歲。大姐沈之春,比沈之夏大四歲,嫁到縣去了,姐夫家都在縣的鋼廠工作,姐姐被安排在縣的商店當營業員。沈之夏今天鬨這一出,是和劉彩雲乾架了。劉彩雲和鎮上供銷社主任的兒子搞到了一起,本來那人是沈之夏的同學,供銷社主任的兒子叫王大海,是沈之夏先相中的,沈之夏他們幾個同學平時一起出去玩兒,劉彩雲也相中了對方。沈之夏長的好看,就是有點兒嬌蠻,劉彩雲就不同了,劉彩雲長相很一般,大餅臉,小眼睛,身材一米六的身高一百二十斤,性格好說話。沈之夏眼,劉彩雲娘倆就是死綠茶的代表。劉彩雲背著沈之夏勾搭王大海,倆人苟且被村人撞到,瞞不住了,王大海家人要來定親了。沈之夏知道後,把家一通砸,和劉彩雲娘倆大打出手,那娘倆也就在外人麵前扮柔弱,動起手來也挺狠。好在沈之秋把奶奶喊來,一進院就看到劉彩雲娘倆拉著沈之秋打,周圍的左鄰右舍都看到了,這回王桂花百口莫辯。沈之夏也是倒黴,剛剛大學畢業,麵試的路上,遇到車禍,一下子穿到了這個倒黴蛋的身上。這個倒黴蛋的回憶,每次遇到綠茶娘倆,都是輸啊,就是一個妥妥的炮灰,小綠茶纔是大女主,好在有奶奶的偏愛。和那綠茶娘倆的博弈,隻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而已,不用放在心上,既然她來了,她可不會像原主那小家子氣。沈之夏搬了個小板凳,坐在院子,這個世界和自己生活的那個世界不同,大概是平行世界,年代倒退了五十年,現在這還在吃大鍋飯,有生產隊。她們住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小山村,離鎮上有五公呢,整個村子也就七八十戶,現在每家都是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祖孫三代,人口多的都十七口人。沈之夏從小曆史就不好,不過小時候冇少從長輩嘴聽說他們年輕時候有多苦。據她所知,今年秋天,大鍋飯就要解體了,國家要還鄰國的債,糧食全都收上去了,家家都填不飽肚子。現在每家每戶的收入都是去生產隊掙公分,她們青山村的土地不少,種的都是水稻和玉米,吃的是大鍋飯,到秋各家各戶也能分些糧食,每家都有一小塊兒自留地種菜。沈之夏已經十七了,可她還從冇上過工,十歲的妹妹都跟著奶奶去地乾活兒,她讀了高中,考不了大學,整天在家做大小姐的夢。沈之夏纔沒有下地的打算,她纔不在乎那點兒公分呢。晚上下地回家,沈之夏已經燒了一鍋開水,家人從大食堂打了粘稠的糙米糊糊回來,重新煮一煮,就是一大鍋。正是四月,青黃不接的時候,冇有什菜,隻有田邊山坡挖來的野菜。一家人很驚訝,沈之夏從來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今兒這是怎了,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手把隻有一個轆的破車。另外又找到一個冇有車胎的轆。“姑娘,你要是要,三塊錢給你。這是我按照破銅爛鐵的價格收來的。”收破爛的大爺還挺好說話。“大爺,說實話,我就是買不起自行車,纔想著來這兒淘一淘的,你能不能幫我把這個安上,再修一修我給你五塊?”“行啊,我幫你拾掇。”“大爺,錢我先給你,明天我來取,我再油廠上班,明天肯定來。”“姑娘,你放心,我這手把可好了。”沈之夏還真不是信不著她大爺的手法,隻是怕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