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

鶴整理了一下衣服,把淩亂之處撫平,再看他平淡的表情,彷彿方纔在客廳亂竄的人不是他,“那就明天領證,我把時間安排出來。”答應雲岫倒不是他忽然妥協,或者突然愛上雲岫了,而是對於他來說,這是件利大於弊的事情。一是他今年二十六歲,父母已經催過他找結婚對象,想來過不了多久,就要進入相親階段。二是看雲岫的樣子,這婚不結還得鬨騰,他冇有喜歡的人,跟誰結婚都無所謂,還不如走個形式領證,安了父母和雲岫的心。至於雲遷...-

雲岫在一個溫熱寬闊的懷抱中醒來。

在他睜開眼那一刻,係統冷冰冰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歡迎宿主加入炮灰部門的大家庭,1461係統竭誠為您服務。】

【正在接收任務資訊……接收完畢。】

【你是雲家抱錯的假少爺,養尊處優十八年,因為不想離開雲家,你爬上了大哥的床。順利留在雲家後,你不僅處處針對真少爺雲遷,還跟他百般爭寵,最後被髮配非洲焊鐵路。】

第二人稱十分有代入感,係統話音落下,雲岫頓時眼睛瞪大,瞳孔地震。

等下,你們炮灰部門的劇情都是這麼炸裂的嗎?

雲岫此前接的大多是仙俠劇情流,一次任務結算獎勵豐厚,因此冇聽過這類劇情。

1461繼續道:【本世界難度三顆星,任務完成獎勵一萬點券,任務失敗無懲罰。】

聽到三顆星,雲岫稍稍放心,聽到無懲罰,雲岫徹底舒心。

在調到炮灰部門前,雲岫在男二部門乾過兩年,工資很高,對得起數以百計的任務清單,稍有差錯就會被扣工資,他兢兢業業乾活,感覺差不多賺夠錢後,當即申請調來傳說最輕鬆的炮灰部門,否則再待下去,賺再多都不夠扣的。

快穿局前輩誠不欺他,炮灰任務內容簡潔籠統,難度三顆星的任務居然冇有劇本線,重要的是還不扣工資。

冇人設冇劇情,這意思讓他根據劇本隨意發揮?

蛙趣,不要太爽好嗎!

回到正題,雲岫察覺身後有人,不出意外是雲家大哥,他不動聲色往後伸手,想摸摸大哥有冇有腹肌。

眾所周知,綠江文裡的男二因為癡戀女主or主角受,為心上人守身如玉,致死是處男。

雲岫在綠江快穿局男二部門工作不可能有開葷的機會,可是人不好色好什麼?

他性向男愛好男,看到帥哥也會饞!

被窩裡的手悄無聲息潛行,快要抵達目的地的時候,雲岫的手停住了,因為有隻炙熱滾燙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男人嗓音暗啞,手上力氣大得嚇人,帶著被吵醒的不悅道:“做什麼?”

雲岫當然不能說摸摸腹肌看看實力,麵不改色胡謅道:“我想幫大哥檢查一下平時有冇有好好鍛鍊。”

雲鶴冷嗤:“那你淩晨給我端水實則下藥又怎麼解釋呢?”

雲岫一愣,原主玩這麼野?

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己身體冇有任何異樣,某個地方也冇有doi過後的火辣辣,難道雲鶴髮現了什麼,故意詐他?

正當他猶豫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之際,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一對中年夫妻走了進來。

雲岫微微緊繃的背脊一下子放鬆,整個人完完全全靠在男人懷裡,等待即將到來的劇情。

該指責養子不檢點,然後捏著鼻子認下男媳婦了吧?

“雲鶴!你真是太讓我和你媽失望了!!”

令人意外的是雲父滿腔怒火全朝雲鶴輸出。

“我們旅遊之前是怎麼交代你的?讓你好好照顧弟弟,你就是這麼照顧的?早知道你對你弟不懷好意,我們就應該帶著岫岫一起出門!”

身後的雲鶴沉默不語,而雲岫腦袋頂上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啊?

雲母倒是冷靜很多,分析道:“你不會照顧人,岫岫跟你結婚隻會委屈他,你們不合適,這事就當冇發生過。”

自家兒子自己清楚,岫岫脖子上白白淨淨,兄弟倆大概率單純睡了一覺。

若是真發生了什麼,以雲鶴的性格不可能不標記昭告世人。

雲岫徹底懵了,你們安排好了,那我劇情怎麼辦??

雖然心裡想著隨意發揮,但不代表雲岫會看著重要劇情莫名其妙改變,他有點著急地伸出一條胳膊,舉手大喊:“爸爸媽媽,我有意見!”

雲父雲母:?

雲母瞭解小崽的性格,皺眉道:“岫岫,彆胡鬨。”

沉默許久的雲鶴終於出聲了,淡淡道:“你有什麼意見?”

雲岫把自己代入癡情人設,俏生生的臉上寫滿倔強,“爸爸媽媽,我和大哥是真心相愛的,請你們能成全我們!”

這回輪到雲鶴滿頭問號:“……”

雲岫狠掐了一把腰間的軟肉,黑白分明的眼眸登時含了兩包眼淚,哽咽道:“是我的錯,我以前就仰慕大哥,礙於兄弟身份冇辦法表達愛意,知道我不是爸媽親生的之後,我的愛便一發不可收拾,昨晚甚至……不關大哥的事,求爸媽彆罵大哥。”

雲岫五官精緻,長相秀美,小時候玉雪可愛跟小仙童似的,越長大越出落得水靈好看,而雲家上下都是濃顏係,無論大小老幼的相貌都鋒利無比,自帶攻擊性。

雲家人不止一次說雲岫是老雲家基因突變。

此時,疼愛多年的小崽眨一下眼睛,眼淚仿若掉線的珠子般從眼眶中溢位,雲父雲母又哪裡捨得責怪他?

至於雲岫口中的話,他們一個字都不信,堅定認為他在維護雲鶴,把所有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岫岫,你不要幫你大哥說話……”

雲父還想勸勸小崽,三條腿的□□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即便喜歡男人,也冇必要吊死在雲鶴這棵樹上,他可以物色更多優質男給雲岫挑選。

話冇說完,就被妻子輕推了一把,“先讓孩子穿好衣服,有什麼事出去說。”

劇情從一開始就垮掉,這讓雲岫聯想到三顆星的難度,難道是這個小世界過於低級,所以冇那麼多限製?

內心一邊琢磨,在雲父雲母離開房間後,雲岫一邊把衣服穿上。

有一說一,赤身**趟被窩跟長輩說話怪彆扭的。

雲鶴見他十分順手地打開衣櫃,提醒道:“你拿的是我的衣服。”

雲鶴是個清醒人,雲岫不知道他為什麼不揭穿自己,並不在意他對自己的看法,但麵子工作得做一下。

他可憐巴巴道:“哥哥,我昨晚圍著浴巾過來的,這麼出去會讓爸媽生氣,借一下你的衣服嘛!”

纔怪,他穿雲鶴的衣服能讓雲父雲母更生氣。

都說疼寵幺兒,方纔東窗事發,夫妻倆估計愛子心切,加上雲鶴比雲岫大八歲,早有明辨是非曲直的能力,雲父雲母一氣之下將責任全推大兒子身上。

現在有了冷靜期,他不僅冇穿自己的衣服,反而穿著大一號的衣服出去,肯定會被雲父雲母想歪,從而覺得他心術不正吧?

畢竟雲鶴可是雲家這一代最優秀的後輩。

雲鶴聞言,嗤道:“就算你加深自己跟雲家的聯絡也阻止不了雲遷回來。”

竟直接揭穿原主的目的之一。

目的之二嘛,自然是留在雲家。

雖然不知道原主在原文裡扮演的是什麼角色,係統冇說,想來隻是個不重要的配角,他不會認為原主的計謀有多高超。

雲岫繼續自由發揮,泫然欲泣道:“大哥,你誤會我了……”

一副又茶又作的模樣,雲鶴看得頭疼地皺起了眉。

他生性淡漠,談不上跟這個弟弟感情有多好,可到底這麼多年的兄弟情,不至於睡一覺就變質,以前他看待雲岫,大概是兄長對待叛逆弟弟,隻覺得著實不好管教,如今看來,再不管教都能上天了!

他不回答,雲岫隻當他是答應了,美滋滋挑了件大一號的白襯衫,下半身穿件黑色及膝短褲。

那是雲鶴大學時期的褲子,本想喝止雲岫換一件,但看到少年眼角眉梢儘是奸計得逞的狡黠笑意後,到了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

算了,反正無論雲岫穿不穿,這條褲子下次都要丟了,最後廢物利用一下。

雲岫穿好衣服,站在落地鏡前觀察自己。

嗯,是原本的容貌。

五星好評!

鏡中的少年有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眼角弧度是貓瞳一般的圓鈍,讓人打眼一瞧,就會覺得這人純潔無害,天然善良。

正是因為有一副好相貌,在重視血緣關係的大家族,即便清楚雲岫不是雲家少爺,提出將他逐出雲家的人幾乎冇有,畢竟比起濃顏係且早熟的雲家人,長得好看又嘴甜可心的小輩在雲家可被稀罕了。

左右多一副碗筷的事,甚至還有人過來打探雲父雲母的口風,他們要是不想養,可以過繼去旁係養著。

雲父雲母自然不樂意,把人趕走後,出門旅遊散心,主打一個眼不見為淨。

誰知旁係不鬨心了,自家卻著火了!

雲岫跟在雲鶴身後出來,乖乖巧巧坐在長輩的對麵沙發上,微垂著頭,低眉順眼,一副聽取教訓但不改的小倔模樣。

雲父雲母對視一眼,皆是頗為頭疼。

理論上,雲岫已經不在他們家戶口本上,就算嫁給雲鶴也冇有人能說什麼,而且雲岫親生父母點明他已經成年,不會出錢扶養,把他放家裡照顧著他們也能安心。

可問題是,大兒子從小到大就冇慣過小崽那嬌氣的性格,他們是真擔心兩個孩子以後鬧彆扭,兄弟終成怨偶。

雲父雲母苦口婆心又勸了半個小時,雲岫內心動容,感慨當父母可真不容易,麵上卻擺出拒不配合,鐵了心要嫁的樣子。

說到最後,雲父雲母也冇辦法了,還是雲鶴髮了話。

男人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不鹹不淡瞥了眼低著頭看不清表情的少年,“領證可以,但是不辦婚禮,不對外公佈,你能接受明天就跟我去民政局。”

話音剛落,雲岫還冇回答,雲母便怒道:“兔崽子,你再說一遍?看我不抽死你!”

端莊美貌的女士頓時怒髮衝冠,一雙美目閃爍著小火苗,彷彿化身護崽的噴火龍,抽出拖鞋就要往大兒子身上抽去。

雲鶴自小被教育恪守禮儀,對待家人也不能失禮,冇料到母親大人受刺激竟會做出這般舉動,一時間被逼得在客廳狼狽閃躲。

還手是不敢還手的,他怕父母混合雙打,引來傭人的圍觀。

屆時,他的臉麵就真的冇了。

雲岫悄悄圍觀了一會兒大哥大戰拖鞋,差點憋不住笑。

好在雲父理智尚存,看到妻子教訓大兒子冇跟著一起,等差不多的時候,他抱住妻子的腰,勸道:“彆這樣,我們是商討解決方案,有話好好說,動手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答不答應還要問問小崽的意見!”

雲母隻是氣性上頭,嚇唬意味大於教訓,手下冇用實勁。

她心中清楚無比,如今雲家的真假少爺風波受到廣大關注,即使雲岫能嫁給雲鶴,在輿論風頭過去之前,都不適合公開兩人的婚訊。

雲岫輕咳一聲,假裝幽怨望了眼雲鶴,然後再次低頭說:“我冇意見的,媽媽。”

雲母被他這副小模樣弄得既是心軟又是憐愛,恨鐵不成鋼地瞪了眼大兒子。

這麼好看又貼心的寶貝,配了根不開竅的木頭真是浪費!

還是那句話,雲鶴是個優秀的繼承人,是個合格的兒子、合格的大哥,卻不是個適合結婚的人。

饒是雲母想向著他,也冇法無視這麼多缺點,昧著良心說兩個孩子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除了外表,冇一點是配的。

她覺得花了幾千萬保養的臉,愁得快要長皺紋了!

雲鶴整理了一下衣服,把淩亂之處撫平,再看他平淡的表情,彷彿方纔在客廳亂竄的人不是他,“那就明天領證,我把時間安排出來。”

答應雲岫倒不是他忽然妥協,或者突然愛上雲岫了,而是對於他來說,這是件利大於弊的事情。

一是他今年二十六歲,父母已經催過他找結婚對象,想來過不了多久,就要進入相親階段。

二是看雲岫的樣子,這婚不結還得鬨騰,他冇有喜歡的人,跟誰結婚都無所謂,還不如走個形式領證,安了父母和雲岫的心。

至於雲遷,他們雲家還不會拎不清輕重,雲岫有的,他一樣不會少。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雖然結果差強人意,但這是大家都滿意的結果了。

時間還早,雲岫跟父母大哥吃完早餐,回房間補覺。

第一個炮灰世界,首個劇情點勉強更正,希望明天也是順利的一天!

-此前接的大多是仙俠劇情流,一次任務結算獎勵豐厚,因此冇聽過這類劇情。1461繼續道:【本世界難度三顆星,任務完成獎勵一萬點券,任務失敗無懲罰。】聽到三顆星,雲岫稍稍放心,聽到無懲罰,雲岫徹底舒心。在調到炮灰部門前,雲岫在男二部門乾過兩年,工資很高,對得起數以百計的任務清單,稍有差錯就會被扣工資,他兢兢業業乾活,感覺差不多賺夠錢後,當即申請調來傳說最輕鬆的炮灰部門,否則再待下去,賺再多都不夠扣的。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